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小说阅读网 > 科幻 > 欢想世界 > 011、草鞋帮

欢想世界 011、草鞋帮

作者:徐公子胜治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0-06-16 14:27:10 来源:八戒

大个子黑夏尔也是十五年前留下的战乱遗孤,他的父母都死于那场动荡。在非索港及周边一带,这样的孤儿不下十万人。但在当地人眼中,夏尔还不完全算孤儿,因为还有两个姨妈从小抚养他。

东国有句古语:“幼而无父为孤”,在未成年的时候没了父亲,哪怕母亲还在也是孤儿,因此有“孤儿寡母”这个成语。但在黑荒大陆,假如按照这个标准恐怕遍地都是孤儿,有很多孩子的父亲是否还活着不好说,因为他们也搞不清自己的父亲是谁。

当地的很多男人根本管不住裤腰带,很多女人也一样,很轻松就搞上了,往往孩子就这么有了。假如想指责那些男人提上裤子就不认账,很多人恐怕都听不懂,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账”这个概念,也就无所谓认不认了。

家庭当然是有的,但相对稳定的家庭却成了少数现象,不少原本过着家庭生活的男人说跑就跑了、说没就没了,很多时候女人也是这样。

越动荡的环境中,社会关系就显得越混乱,尤其是几经动乱以及受外来工业文明冲击的城市里,原先稳定的部族结构被打破,形成了一种独特的现象。

杨特红有个老朋友叫墨尚同,经常跑来与杨老头一起喝酒谈论古今。有一次提到学术界很多人还在质疑母系社会是否真的存在,墨尚同就带着醉意道:“为什么不到非索港来看一眼呢,分析一下这里的街区属于什么社会形态?”

夏尔的外祖母生了四个孩子,一男三女。夏尔的父母死于战乱,他还有一个舅舅和两个姨妈,在这里的街区传统中,姐妹们的孩子是放在一起抚养的。三姐妹共有十一个孩子,可能出自六位父亲,如今还活下来的孩子有五个,夏尔是老大,今年二十岁了。

起初的三姐妹到后来的两姐妹,抚养着十一个孩子当然不容易,看夭折率就知道了。夏尔还有个舅舅是混帮派的,八年前死于枪战火拼,那个帮派的老大就是金大头,因此当地人称大头帮。夏尔的舅舅据说是金大头的兄弟,从小也带着夏尔混帮派。

许是因为舅舅的关系,金大头对夏尔很关照,至少一直给他活干,不仅有口饱饭吃还时常能赚到钱花,让他能健健康康活到现在。夏尔的个子很高,长得黝黑憨壮,体格非常好,给人的感觉就像荒漠里的野草,稍微浇点水就能茁壮生长。

夏尔也是华真行在当地为数不多的玩伴之一,他们从小就认识。夏尔经常来杂货铺买东西,有时候还代表帮派购物,华真行会的两种当地土语主要就是和夏尔学的。

假如和东国派来的援建工人相比,夏尔算又懒又笨的,但与当地同龄人比较,他也算得上是聪明能干了,所以华真行才能和他谈得来。

华真行卧室中挂的那个黑荒光明灯,就是黑夏尔拿到杂货铺里来卖的。当时有两个,弄得很破旧而且好像都坏了,但华真行检查了一下还是按东国币二十块一个收了,然后重新拆卸修理改装,就成了挂在自己卧室里的那个。

昨晚夏尔请华真行到欢乐酒吧喝酒,并央求他一定要去,说是有事商量。等喝得差不多了夏尔才告诉他,原来是金大头要夏尔去杀一个人。夏尔的很纠结,他不想杀这个人,可是金大头的命令却不能不听。

可以看出来夏尔有点害怕,他想找华真行帮忙。华真行当然不会帮他做这种事,于是就问金大头究竟想杀谁?夏尔说除非华真行答应帮忙,否则不能说出来,因为金大头一再命令要保密。

于是华真行就换了个问法:“你为什么不想杀这个人,是不愿意还是不敢呢?”

夏尔揉着脑门说:“我既不愿意也不敢,他应该不是什么坏人,还帮过我。而且他的身份比较敏感,大家都不太愿意动,否则会惹来麻烦的。我问金老大能不能不去,老大却拿枪指着我吼了一顿。

这是帮派的任务,必须得完成,这么重要机密的事情,他已经告诉我了,我就得去做。老大还说了,我从小就是他培养的,现在就是给他卖命的时候,假如敢不干或者敢告密,我全家都会有危险。”

孤儿哪有什么全家?但是夏尔的概念不太一样,全家指的应该就是他的两个姨妈和另外四个兄弟姐妹。华真行又问道:“金大头还说什么了,你为什么想起来找我?”

夏尔:“我们是兄弟嘛,而且你的功夫好枪法也好!金老大还说了,我跟你的关系好,可以找你来帮忙。你能把那人约出来,只要路过没人的地方,我躲在旁边一枪就解决了……”

这番话透露了很多重要的信息,但夏尔终究也没说出那个人是谁。假如换一个场合只有他们两个人单独说话,华真行可能还有办法慢慢将答案套出来,可当时在酒吧里旁边还有很多人,所以华真行也不得不谨慎。

后来夏尔明显喝多了,华真行就自己回来了……这就是事情的经过。

华真行说完了。再看杨老头的脸色简直黑的跟锅底一样,眯着眼睛道:“夏尔要杀的人他认识,你也认识,而且那个人显然更信任你。在金大头的眼里,你能把他毫无防备地骗出来!一定要搞清楚这个人是谁,小华,你有没有想过,假如那个人是我怎么办?”

华真行:“不至于吧,不可能是你,您老想多了。”

杨老头:“已经可以肯定,那是你熟悉的人,只要还没有确认身份,就不能排除任何可能。就算不是我,假如是雷工程师呢?假如是你墨大爷、柯夫子他们呢,你能把这些可能性都排除吗?”

华真行:“确实不能,得想个办法……”

杨老头打断他道:“我现在知道你为什么会梦到那样的事情了。办法不用你想了,现在给我老人家做顿宵夜,吃完就睡觉吧。我找你墨大爷去打听,你中午做几个好菜,我叫老墨过来吃饭。”

第二天中午,华真行动用了九座丹炉中的四座,很快做好了一桌菜,然后坐下来陪杨老头和墨大爷吃饭。

墨尚同是杨老头的朋友,但两人气质差别很大。杨老头面色红润,花白的头发很浓密,半长不短末梢微微带点卷曲,看上去很有范,衣着虽不华贵但绝对得体舒适。而墨大爷脸色黝黑,乍一看简直和当地的土著人差不多,满脸皱纹宛如刀刻。

可是再仔细看墨尚同,却身材不高腰杆却挺得笔直,五官轮廓分明,眼神非常清澈带着力量感。说不清墨大爷的岁数究竟有多大,他是十五年前来到非索港的,就是杨老头拣到华真行的那一年,而如果已是当地“草鞋帮”的帮主。

所谓“草鞋帮”最早只是杨老头的一句玩笑,没想到传出去之后却成了当地人都认可的俗称。其实墨尚同是个手艺人,这位老人家好像什么都会。华真行拆装黑荒光明灯并了解各个部件的功能,就是墨大爷教的。

墨大爷当初是干维修的,小到各种家用电器大到汽车、大炮的都会修,维修范围还包括手机、电脑、卫星电话等电子产品,还会修房子、修农具、修各种工程器械,甚至在遥远的东国民间已近绝迹的补锅、焗碗、箍桶这等手艺都会,跨越了传统与现代。

这样一个人无论在哪里都能过得很舒服,华真行也想不通他老人家为何要跑到战乱后的非索港来。墨尚同起初开了家维修铺子,帮助过很多人,也教了不少人各种手艺,然后组建了一个互助性质的民间团体。

墨尚同在这里显得非常特别,因为当地人几乎什么不会修,东西弄坏了就换个新的,房屋等设施也很少去翻新维护。墨尚同身边聚集的几乎都是手艺人,比如酿酒的、做面包的、修车的、加工各种农具和日用品的。

会修就会造,这些人出产的东西未必很先进,却都是当地最实用的。草鞋帮并不松散,内部组织很严密,加入他们就不得内斗,还必须守望互助,在混乱的非索港中形成了一股不容忽视的中底层势力,成员已有上万人。

谁也说不清非索港大大小小有多少股帮派势力,但草鞋帮恐怕是其中人数最多的,而诡异的是,好像没有哪个帮派真正意识到这一点,甚至也没把草鞋帮当成对手,顶多只把它当成麻烦。

因为草鞋帮不是黑帮,至少不是那种占地盘收保护费、垄断非法生意的黑帮,它好像只是守法匠人的行会。草鞋帮没有跟谁抢地盘的概念,只是宣扬内部的友爱平等、互助互利。但当地的黑帮谁也不会轻易去招惹他们,惹了其中一个,就等于惹了整个草鞋帮团体。

有很多人都想加入草鞋帮,但想成为其成员并不容易,首先得放弃一切非法谋利行为,还得严格遵守其规矩。在草鞋帮种不能只求自利而不助人,假如在其他成员需要帮助的时候谁没有按照要求参与行动,就会被开革出去。

草鞋帮之所以得名,因为墨尚同有时穿草鞋。在墨尚同来到非索港之前,当地人根本就没见过草鞋这种东西。墨尚同找了一种合适的草茎打草鞋,一度令大家目瞪口呆。

原野上的土著部族居民大多是不穿鞋的,脚上都有厚厚的茧子,但那样很容易受伤。而在非索港这样的城市中,夏天灼热的水泥或柏油路还有各种可能扎着脚的异物,就更需要穿鞋来保护脚了。

当地最常见的有三种鞋,人字拖、运动鞋和大头皮鞋,但不少人仍然习惯光着脚。墨尚同经常穿草鞋,还教别人打草鞋,当他的团体成了气候之后,草鞋也成了一种独特的标志,虽然草鞋帮并没有规定其成员必须要穿什么鞋。

其实墨尚同最早给他建立的团体起名叫“大爱者”,用当地土语说大致是这个意思,堪称大雅无华、雅得掉渣,可是硬生生被“草鞋帮”这个名字给打败了。当地人都叫他们草鞋帮,搞到最后就连墨尚同自己也这么叫了,也算是不得不随俗吧。

从某种意义上讲,非索港的草鞋帮像一个原始的教团,而墨尚同就是其教主。这位教主在生活上却似一位极简的实用主义者,打扮极为朴素,坐在桌边就像个东国的乡下老农。

华真行坐下后给两位老头都斟了一杯酒,然后才问道:“墨大爷,情况打听到了吗,金大头要杀谁?”

墨尚同满是皱纹的脸看不出有什么表情,沉声答道:“你认识的人,罗医生。”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