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节 陈子然让董诗语去一边等着:

坐,就是任性!
  贴对联,包饺子,放鞭炮,虽然年年都一样,但吃到过年的饺子,感觉还是不一样。
  看着春晚。爸爸妈妈都在忙着发祝福短信,楚涵也捧着手机乐呵呵的看看微信,刷刷微博,再跟赵诚吐槽主持人的过时笑料。
  在沙发上坐腻了,楚涵拖出来一个大毯子,把十几袋零食往毯子上一扔,自己坐在中间,左边一袋加量装薯片、一盒巧克力,右边一罐雪碧一袋瓜子。。。左拥右抱真幸福!
  不一会儿,爸爸妈妈也移到了毯子上,吃着水果看电视。爸爸突然想到什么,把楚涵叫过来靠着墙量身高。
  这一年东拼西凑,楚涵也算跟去年比长高了一厘米,虽然最后从妈妈嘴里知道了陈子然长高了4公分,但楚涵表示:长这么高有个卵用?我一点也不羡慕。
  “5!4!3!2!1!”
  “嘭!嘭!嘭!噼里啪啦!。。。”外面鞭炮声哄然响起,点燃爆竹跑回来,楚涵伸了个懒腰,新的一年开始了啊!!
作者有话要说:  

  ☆、分手

  大年初一一早,楚涵起床给爸爸妈妈拜年,收到红包放到包里,啧,人生真美好。
  和爸爸妈妈出去放了放炮,沿途看看路边的装饰,再回家看电视。
  初二初三出去串亲戚,楚涵的钱包又鼓了鼓。
  初四出去逛庙会,楚涵把各种小吃吃了个遍。
  初五,一群人就去了游乐场。在把所有刺激的都玩了一遍之后,几个人就又去了鬼屋。
  楚涵和陈子然走在前面,楚涵其实是有点害怕的,但经不住陈子然一脸无所谓,指指这个东西说特效不好,指指那个说看着就假,还嘲笑一个女鬼扮的不像,气的那个女鬼踢了他一脚。。。就连本来胆子挺小的赵诚最后都笑出了声,搞得在一旁的李鑫完全没体现到自己的价值。。。
  或许是坐过山车被风吹着了,也可能是鬼屋没把赵诚吓到自己怀里,李鑫回来就有点发烧。赵诚来看他,有点内疚:
  “都怪我,要不是我要去游乐场,你就不会发烧了。。。”
  “哎呀,没事,”李鑫揉揉他软软的头发,“过一两天就好啦。”
  他这么一说,赵诚更愧疚了:
  “不行,在你好之前我一定要照顾你!”说完就跑回去拿手机,打算长期奋战。
  看他这么执着,李鑫也“不好意思”拒绝,只好答应了他。喝过药,李鑫表示自己很脆弱,要拉手睡。赵诚慷慨的递过去一只手,另一只继续玩手机。
  “。。。”拉着手,你就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吗?!李鑫感觉有点憋屈。使劲捏捏他的手,睡着了。
  再醒,天色已经有点晚了,赵诚看见他醒了,关切的问:
  “好些了吗?喝水吗我去给你倒。”
  喂着李鑫喝完水,赵诚颠颠手中的苹果,打算尽一个贴心看护必不可少的义务---削苹果。
  李鑫躺在床上,看着赵诚左手拿着苹果,用刀一点一点的往前蹭着苹果的皮,中途刀还滑了好几次差点伤到手,心惊胆战的。
  “要不,还是我来吧!”
  赵诚立马抬头,眼睛瞪圆,一脸谴责的看着他:“你是病人,怎么可以自己削苹果呢?!不行。”
  低下头,继续专注地拿着小刀一下一下的蹭着苹果。李鑫一脸纠结的看他,小心脏也跟着节奏,一抽一抽的。
  一个小小的苹果,被削了半个多小时。李鑫靠在床上,热泪盈眶的吃着坑洼不平的苹果:大家都没事,真是太好了!
  楚爸爸是个浪漫的人,看着到了情人节,又是两人的结婚纪念日,订了机票,带着楚妈妈去了当初他们度蜜月的地方故地重游,说是要感受一下当初的甜蜜。而作为后期才出现的儿子,楚涵被残忍的留在了家里。
  唉,有这么恩爱的父母也是件令儿子纠结的事。
  陈子然约董诗语出去吃饭,董诗语带了几个朋友,一群人热热闹闹吃了晚饭,又去K歌。几个人唱完歌出来已经很晚了,姑娘们分别的被男生送回家。
  陈子然去送董诗语。两个人慢悠悠的在路上走着,不一会儿到了小区,董诗语家的房子有点偏,两个人拐到一段小路上。
  这么晚了,外面基本上没有人,偶尔会有一辆车呼啸而过。小区里的灯很暗,隔的也很远,或许是太安静了,陈子然突然有了一种诡异而紧张的感觉,每一个寒毛都竖起来了,绷紧神经,用余光注意着周围。
  董诗语也很安静,或许是因为女人第六感,有些紧张,想说句话缓解一下气氛,壮壮胆:
  “子,子然。。。”
  “恩?”陈子然的声音绷着,回头看她。
  董诗语突然站住了,伸出一只手指着前面,张了张嘴,害怕的说不出话。
  前面站着四五个人,为首的是一个高三的男生叫李强,因为在社会上认识那么几个人,所以在学校也横行霸道。
  陈子然看着他们出现在董诗语家附近,再看看他们的架势,就知道这事儿是她引来的。伸出一只手把她掩到自己身后。
  “怎么回事?”
  “不,不知道”董诗语带着哭音小声说。
  也不是解释的时候,陈子然无奈的摇摇头:
  “请问,怎么了?”
  “呦呵,”李强弹了弹不存在的烟灰,“你是她男朋友?”
  陈子然点点头。
  “嘿,那可太巧了!我前几天也是。”李强呵呵一笑。
  陈子然愣了一下,回头看一眼董诗语,董诗语低着头不敢跟他对视。
  李强一笑:“小子,我不找你事儿,你把她留下,你就可以走了,你要是想逞英雄,就别怪哥几个不客气了。”
  得了,看来这事是不能善了了。
  陈子然感觉攥着自己衣服的手又紧了紧,叹了气,悄声说:
  “待会你就大声叫着火了,能多大就多大知道吗?否则咱们谁也走不了。”
  董诗语这会儿乖巧的点点头。
  陈子然回头对李强说:“强哥,一个人走,把女的留在这儿也太不仗义了吧。。。”
  李强一笑:
  “哦,知道你什么意思了,你看到我后面这几个人手里拿的东西了吧,不说了,今天打完,哥儿几个以后也不会找你的事,但今天,你躲不过。”
  一挥手,三个人朝他围过去。陈子然让董诗语去一边等着:
  “还记得我说什么了吧。”
  看看这几个人手里拿的木棍,陈子然觉得自己应该能撑一会儿。
  一个人拿着家伙冲上来了。陈子然努力记着自己学过的散打,一手把他的木棒夺走了,没想到他会还手,小楼咯三号愣了一下。咬咬牙,一挥手,几个人一起冲了上去。
  转身给身后的人一记回旋踢,陈子然被打了一棒子。“嘶!”太久没练真是生疏了啊。
  董诗语看见他们打起来,吓哭了,凄厉的喊:
  “救命啊!!着火啦!!救火啊!救命啊!呜呜呜!”
  附近的几个房子的灯亮了。
  李强被吓了一跳,看见有人跑过来:
  “我靠!走!!”
  一个人走之前还狠狠给了陈子然一棍子。
  看他们走远了,陈子然舒了气,感觉全身都是疼的。
  一大群居民出来,看到一个姑娘坐在地上哭,不远处有一个男的一只手支着木棍,旁边还散落着几个断了的木头。人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围成一圈看着他们。
  陈子然喘着粗气,心里想,这么慢,棍子都打断了,疼死我了。董诗语的父母这时候也赶到了,看见自家女儿坐在地上哭,赶忙跑过去。
  “哎呦我的宝贝儿呦!!!”
  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一下女儿,赶忙把他们带回了家里。
  搞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董诗语父母也知道了陈子然救了自家姑娘,还打了架,连忙开了车把他送到医院做了个全面检查,幸好没什么大碍。
  带着一身伤,陈子然不敢现在回家。犹豫了一下,想到现在楚涵家应该除了他没有人,就试着打了个电话。
  因为一个人在家,楚涵确实没早睡,一点多才爬上床,朦朦胧胧听到手机在响。
  “喂?谁啊!”
  “我!我!”陈子然激动的一抖,“我跟人打架了,不敢回家,能去你那儿么?”真是难为他浑身疼还能撒娇。。。
  手机贴着耳朵,楚涵被陈子然的尾音腻的半身都酥了。依稀抓住了关键词:
  “你打架了?!我靠!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我可以去你家吗。”陈子然带着点小讨好。
  “好好,你来吧!到楼下跟我说我去接你啊!”楚涵匆匆起床穿衣服。
  陈子然电话到了,楚涵披了件衣服把他接上来。
  “让我看看,”楚涵把他拉到屋子里。
  看着他后背被木棒抽的一道又一道伤痕,红红肿肿的,虽然已经上了药,有些被木刺划深的地方还渗着血珠,看着就知道那些人下手有多狠。楚涵小脸绷得紧紧的。混蛋!
  陈子然看他一脸严肃,不禁笑了一下:
  “没事了,去医院看过了,只是些皮外伤,不疼的。”
  把他安置到旁边的客房休息,本来就没睡好的楚涵做噩梦都是一群人掂着刀子追着他们打。。。
  起床出来,看到陈子然跟个没事儿人一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吵醒你啦?”
  。。。还嬉皮笑脸的!
  楚涵走过去,狠狠地,踹了他一脚。
  “嗷!谋杀啊!”
  看着他痛苦的趴在沙发上,楚涵顶着一撮呆毛心情很好的去刷牙了。
  吃完早饭,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又给他擦了擦药,知道以后不会再有人找事,楚涵松了气,坐在沙发上刷微信。
  “你和她分手了?”
  陈子然喝奶:“当然了,你怎么知道的?怎么了?”
  楚涵把手机递给他看:“她说她要转学了。”
  “她在学校出了这种事,她父母当然要给她转学了。”
  楚涵没说话,女人真是个祸害!
  陈子然又吃了水果,表示初恋就受到这么严重的打击,感觉不会再爱了。。。太可怕了都有巨大的阴影了以后再也不找妹子了。
  陈子然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说昨天太晚了,就住在楚涵家里了。又委婉的表示想在他家住几天。
  妈妈正在吃早餐:
  “没事,别太麻烦人家就行了。去吧去吧。”
  妹妹听到哥哥要在楚涵家住几晚上,有点诧异:居然进展的这么快!
作者有话要说:  

  ☆、小表弟

  
  楚妈妈去旅游的前几天接到妹妹的电话,说假期结束了要上班,但是托管班还要有几天才开课,所以想把孩子送到姐姐这边帮忙看几天。楚妈妈一答应,考虑到还要出去玩,这个重任就砸到了楚涵的头上,被砸的七荤八素的楚涵当时就傻了:
  “妈!我怎么看小孩?!我不会呀!”
  “你又不是没见过浩浩,过年去串门的时候你们不是还玩的挺好?带他回来让他写写作业看看电视就行了,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他都上二年级了很懂事了。”
  妈妈都答应小姨了楚涵也不能说什么,只好妥协:
  “好吧,我试试看。。。”
  因为陈子然这几天也要在家,楚涵就把这事跟陈子然说了,陈子然一阵激动:
  “放心放心有我在,我妹妹小时候我也是照顾过的!靠我就行了。”
  看他这么信誓旦旦,楚涵略微放心。
  早上吃过早餐,楚涵去小姨家接表弟。小孩子略内向,背着小书包乖巧的牵着哥哥。楚涵看他矮矮的,脸上还肉嘟嘟的,忍不住伸手捏捏。小表弟皱着眉头把脸扯出来:“不能捏脸,捏了长大就不帅了。”
  楚涵看着他的小表情,忍不住逗他:“你知道什么是帅嘛,你看我帅吗?”
  “帅就是会有很多漂亮的小女孩喜欢我,要不我以后就娶不到老婆了。”
  “。。。”想的还真长远。
  到了家,弟弟掏出了今天的作业本,坐下来写作业。
  “哥哥,可以告诉我这道题怎么写吗?”
  “哦,什么题?”陈子然放下笔凑过去。
  小学题陈子然三两下就教会了,享受着小孩崇拜的目光,陈子然内心十分得意。
  做完作业,弟弟去看《喜羊羊》,陈子然拿起来小学数学书,翻翻:啧啧,小学学的东西真幼稚,什么加减乘除混合运算,so easy!这时,书中慢慢飘下一张小纸片,陈子然接了一下没接到,弯腰捡起来。之间小纸片上歪歪扭扭带着拼音写着:
  我喜欢你,我真喜欢你。
  。。。怎么感觉在什么方面被碾压了?陈子然看看弟弟在专心的看着喜羊羊智斗灰太狼,捧着书跑回屋子里,压低声音:“嘿嘿,看我发现了什么!”
  看他这么激动,楚涵好奇的接过小纸片:
  “怎么了?”。。。怎么感觉在什么方面被彻底碾压了?!
  发现了小秘密的两个人顿时激动了起来,悄悄翻书,果然又在书里翻到了2,3张小纸条,无一例外都是告白,有一张还写上了爸爸和妈妈的电话号码。。。凸!我们输在了人生的起跑线上!
  中午大家一起出去吃饭,小表弟执意要去吃麦当劳:
  “妈妈一直不让我吃!”
  哄开心了小表弟,两帅哥一个正太赚够了妹子们热切的视线,大摇大摆的走了。
  另一边
第7节 陈子然让董诗语去一边等着:
一不小心追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