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节 那老师……下周我家会举行饯行宴

他对面吃饭,岿然不动。程立舟就趁势和他简单聊几句工作,聊下班买什么菜,聊周末可以干点什么。元嘉一开始很紧张,怕别人发现两个人不对劲,后来发现大家根本没人在意,在意的那批早就溜了。
  回到家,程老爷子把他们俩同进同出视为自己的福气,元嘉好几次想开试探老爷子的风,但话到中,又挤不出。程立舟则丝毫没有坦白的意思,因为他不在乎。元嘉经过这次分手风波,变得更加坚定,打定主意不再动摇自己的感情,不再因为外界的压力而退缩。
  日子就这样过了一个月,炎热的八月过去了,天气时凉时热,S市的法国梧桐慢慢地变了颜色。让元嘉没有料到的是,他接到了顾驭的电话。
  “元老师……”电话那头的声音犹犹豫豫,“我是顾驭。”
  元嘉当然知道这个号码是他,“我知道,怎么了?”
  “我要出国了……”失落得不行的声音。
  元嘉倒是很惊讶:“雅思考出了?几分?”
  顾驭顿了顿,才道:“7.5,够用了。”
  元嘉听到这个分数非常惊喜,当初从一个开连发音都有问题的学渣变成此刻能考出雅思7.5的学霸,真是质的飞跃。
  “恭喜恭喜,没想到夏泽的教学本领还不错,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你肯学,恭喜啊,顾驭。”
  “老师!我要出国了!”顾驭突然拔高嗓音,又一次强调了一遍,“我要出国了……老师……我要走了……”
  这下元嘉总算是听出了不对劲,“你……你舍不得离开,是吗?”
  “不是,我是舍不得你啊,老师!”顾驭激动道,“我那么努力学习,就是想追上你,让你看到我,但是你还是被那个穷逼骗走了!”
  呃,穷逼?程立舟也不算特别穷吧?
  “我是自愿的,顾驭,你不能这么说他。”元嘉轻声道,“你和我没有缘分,不能强求,虽然话很直白,但这些道理你应该懂。”
  元嘉这人说话不委婉的时候是特别不委婉,以前毒舌是工作需要,现在怕是被程立舟带的,那厮太冷淡,说话还要不留情面。顾驭已经成年了,也是通晓人情世故的,他有着少年固有的中二本质,喜欢飞蛾扑火,其实呢,他什么都明白,爱情是勉强不来的。
  “那老师……下周我家会举行饯行宴,我想邀请你来,可以吗?”
  “这个……可以。”元嘉本想拒绝,但是话到嘴边又变成了同意,“能带家属吗?”
  “我就知道……”顾驭不服气地嘟囔,“我哥已经请他了。”
  元嘉哭笑不得,心想这哪是饯行宴啊,明明是大聚会,借啊借。
  这天程立舟要在公司加班,元嘉就自己坐公车回家了。程立舟把车钥匙给他,他表示不敢开。
  “过段时间给你买车。”程立舟看着车钥匙被推回来,蹙眉道。
  元嘉也是为难,不开车这驾照白学了,开车的话两个人两辆车有点浪费啊。不过这件事押后再议,程立舟忙项目根本没时间多想这件事。
  元嘉拎着菜回家,一打开门,就听见里面有人说话,还不止一个人。走进屋一看,居然是程方义一家子,他还把老婆孩子带来了。程老爷子自从上次看着儿子气冲冲走了之后,近俩月没见着他,直叱他没心没肺。程方义脸上挂不住,毕竟老婆孩子在场,他看见元嘉走进来,立马有了转移话题的机会。
  “哦,回来了。”
  “叔叔好,阿姨好,我刚刚下班,买了点菜。”元嘉不太自在,他看见程方义也不自在地打量他,更加慌张,“我去烧饭了,你们等等一起吃。”
  “看看,还是嘉嘉最懂事。”程老爷子白了自己儿子一眼。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元嘉饭菜刚端上桌,程立舟回来了,他一进门,看见一桌子的人,也就微微一愣,然后自顾自回房间换衣服了,连招呼都懒得打。
  “嘿!连他爹都看不见了?!”程方义火气蹭蹭蹭往上冒,“就这样进屋去了?!”
  元嘉尴尬地苦笑一声,程方义看了一眼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又道:“等等,你们两个……还睡在一起?!”
  “这个……”元嘉仓皇地躲闪着。
  程方义一看果然是有猫腻,骂道:“还说你们两个没关系,这不是根本没断么!也就骗骗郁秀文那个傻瓜!你们两个成何体统!”
  “不关你的事。”
  程立舟换上家居服走出来,迎面就对着程方义驳斥道。
  元嘉眼见着事情越闹越不可开交,饭桌上其余人都莫名其妙地看着爷俩,“你们别这样,先吃饭好吗?”
  程立舟道:“我不和他同桌。”
  “你!——”程方义气得拍桌,“你当我想和你一起吃饭?我还丢不起这个人!”
  程老爷子怒道:“你们吵吵什么!我都没拍桌子!你给我滚出去!”
  程方义气得面红耳赤,连妻儿都顾不上就撂下筷子走人了。元嘉目瞪呆地看着这一切,心想真是作孽。
  程立舟倒是淡定自如地盛了碗饭,坐下来慢条斯理地吃起来,程老爷子唉声叹气,程方义的妻子也是不做声,陪着大家吃完饭就告辞了。
  元嘉收拾碗筷,站在水池前洗碗,身后忽然有人道:“生气了?”
  元嘉一怔:“我干嘛生气?你生气才对吧,阿舟?”
  “不用管他。”程立舟道,“他不会认可我们的。”
  对此,元嘉也是很无奈,他当然想软化程方义,希望他能接受他们,但程方义这般固执,没个三年五载的努力,恐怕是不行的。
  “不管他认不认可,我希望尽可能做到最好,让他知道你和我在一起……也是可以幸福的。”说完,元嘉突然低头红了下脸。
  程立舟可能没看见,但他摸了摸元嘉的头发,“嗯。”
  当天晚上,郁秀文的跨洋电话就打过来了,可见程方义的告状速度惊人。
  “立舟,你们是真的?上次做戏给我看呢?嗯?”郁秀文劈头就问,“你爸差点气出病来,你们怎么回事?”
  程立舟看了正在沙发上躺着看书的元嘉,轻描淡写地嗯了一声,“我们是真的。”
  “你们——!”郁秀文惊异于他的坦白,“到底怎么回事,你们谁带坏的谁?不要告诉我是元嘉那孩子勾的你,还是你脑子不拎清?”
  程立舟道:“你在国外多年,应该知道这不是病,我和他是真心相爱,可以飞美国领证的那种。”
  “可你们是中国人!立舟!妈妈不是那么迂腐的人,但是哪个做妈的愿意看着自己儿子走这条路?这是歧路啊,立舟!”
  “我有走下去的勇气就够了。”程立舟淡定道,“还有事吗,我要挂了。”
  “等等!我要跟那个孩子说两句!”郁秀文忙叫道,她已经从居高临下的位置上下来了,不再是把控者,她的儿子已经让她束手无策。
  程立舟看了看元嘉,后者心有灵犀般抬起头望过来,还冲他眨眨眼。
  “是不是找我?”元嘉似乎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程立舟点点头,把电话递给了元嘉,元嘉接起来,第一句就是甜甜地叫了声阿姨。
  程立舟站在一边就看着他时而答是,时而答对,时而又摇头,但是表情非常从容,已没有上次面对郁秀文时的局促和慌张。
  “阿姨,我和阿舟一个态度,您不用再说了。”元嘉肯定道,“是的,以后的事情是说不准,但我只想顾着现在。”
  程立舟从他微微翘起的嘴角中看出,他已经不再是那个瞻前顾后的胆小鬼,无论这条路有多难走,有人陪着,他就敢一直走下去。
  元嘉笑着对电话那头的郁秀文道:“是我一直喜欢着阿舟,您真要怪罪就怪我。但我还是不会离开他的。”
  郁秀文一时间想不开,气得挂了电话。她的精明聪慧,此时隔着大洋也是无法施展。儿子生活独立,根本没什么施压机会。况且她还真做不出这种豪门恶毒妇人做的事。
  元嘉把电话还给程立舟,调皮地耸耸眉,“我是不是很勇敢?你不会再嫌弃我胆小了吧?”
  程立舟抬手捏了把他的脸,“嗯。”
  元嘉觉得程立舟越来越会使坏,起身蹦到他身上,两腿夹住他的腰,开始胡搅蛮缠。两个人弃了工作弃了书,滚进了卧室。晚上程老爷子回来,他俩三百回合早就大战好了。
  日子飞快,很快就到了顾驭的饯行宴这天。顾驭特意提前一天打电话来提醒元嘉一定要到场,不然他就不会走的。
  说来也是火急火燎,当天的饯行宴,当晚的飞机,也太夸张了。元嘉对此也有淡淡的不舍,主要还是心疼顾驭小小年纪一个人出国求学。不过他看见一旁看电视的程立舟,这种不舍就消散了。开玩笑,这里还有个更牛逼的留学生呢。毕竟欧洲留学比美国还要艰难。
  第一次到顾宅,元嘉被它的富丽堂皇惊到了,夏泽出来迎接,更是把他吓晕过去。
  “嘿嘿,见到我怎么这副德行?说你呢!”夏泽不满地拍拍元嘉的脸,又看向一边的冰山面瘫男,“夫夫齐登门,小驭同学可真要伤心欲绝了。”
  元嘉皮笑肉不笑:“这种玩笑少开,顾大少奶奶。”
  夏泽一抖,忙道:“这种屎盆子你怎么能随便往我头上扣呢?”
  元嘉白了他一眼,和程立舟一起走了进去。原来顾威就请了他们几个挚友,顾驭一看见元嘉就缠了上去,殷切地问东问西,甚至还表达了自己对未来的担忧。元嘉干笑一声,道:“我没留过学,阿舟留过,你哥也是,你可以问问他们,国外的生活怎么样。”
  “哼,我才不高兴问。”顾驭气得嘴巴撅到天上,拉扯着元嘉不放。
  元嘉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能扫了主人面子,只能由着他撒娇吃豆腐。程立舟倒是像没事人一样,坐在沙发上喝咖啡,等午餐上桌。
  顾威从书房出来,看见大家都在,道:“今天这顿好好吃,吃完我马上就能清净好几年了。”
  顾驭听完差点扑上去咬死自己的亲哥,真是人艰不拆啊。
  元嘉为了报答这一饭之恩,只能耐着性子和顾驭聊天,他发现这个少年真比之前成熟不少,也去了那股子富家子弟的纨绔气质,不再动不动有钱有车地挂在嘴上。
  顾驭难过道:“元老师,如果我回国你和那个人分了,可不可以给我一个追你的机会?”
  “呃……”元嘉偷偷瞅了瞅程立舟,觉得他可能没听见,就道,“这得看到时候分不分了啊。”
  顾驭眼睛一下子亮了,“我会变得比他强大,会把你夺过来的!”
  唉哟这豪言壮语,元嘉觉得真是头疼,他就不该模棱两可,“那个我——”
  “吃饭了,大家快过来吧。”顾威的话打断了元嘉接下来要说的。
  一顿饭结束,顾驭带上行李,由司机开车送去了机场,顾威懒得送,走了清净多了,他终于可以和宝贝肆无忌惮地——
  “我们也走了,顾总再见。”元嘉挥挥手,和程立舟一起走出了顾宅。
  “路上小心。”夏泽懒洋洋地靠在门上,见他们走去停车的地方,就回了屋。
  元嘉站在副驾门,等着程立舟开门,却迟迟不见程立舟掏出车钥匙,抬眼看了看站在自己身边的男人,“怎么了?为什么不开门?”
  程立舟突然一把搂住他的腰,把人扯到身前,压着嗓子道:“不会分手的。”
  “什么?”
  “不会,分手。”程立舟只把话塞进元嘉的耳朵里,“永远不会。”
  元嘉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
  啊……真是的……
  应付顾驭的话,他居然听见了,而且当真了,真是令人哭笑不得。
  即便如此逗乐,元嘉还是被程立舟的固执感动到了,“好了,怎么可能分手?就算顾驭变得特别有魅力有修养回来跪着求我跟他在一起,我也不会的。”
  箍在元嘉腰上的手臂愈发紧了。
  “因为……我只看得上你,阿舟。”
作者有话要说:  居然写完了,一把泪。
  这个故事到此结束,谢谢大家赏脸阅读。写得不好尽管批评,我心宽,经得住摧残- -、
本站www.c66.app全集小说下载。手机直接下载小说http://m.c66.app 最好看的全集小说等你阅读!
[百度一下:本站]无±限±小±说±网无∶限∶小∶说∶网[在线阅读www.7787.cc]
---------------------------用户上传之内容结束--------------------------------
声明:本书为本站(c66.app)的用户上传至其在本站的存储空间,本站只提供TXT全集电子书存储服务以及免费下载服务,以上作品内容之版权与本站无任何关系。
第43节 那老师……下周我家会举行饯行宴
平生吃尽结巴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