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节 鲜血染满了被褥

联手瞒着,才对季诗情的事一无所知。这回他知道了,本来就体贴聪明的他一下子就猜得到千丝的想法。于是千蝶把千丝喊去毒神殿,反复研究解除人蛊毒害的办法,不管怎样也要把千丝变回来。
  千丝感动之余,悄悄拿千蝶和季诗情作对比。结果就是——完全没得比嘛!季诗情会汉语,千蝶也会啊。季诗情会哄人,千蝶比他更贴心,季诗情现在已经不是武林盟主了,千蝶还是苗疆巫王、代尊手下七部之一。
  而且千蝶还比季诗情漂亮。
  这一点最终造就了压倒性的胜利。
  在千蝶毫无察觉间,千丝悄悄把自己的凤凰蛊种进了千蝶体内,后来为他抵挡了一次生死危机,但千蝶没有多想——在他心里,蛊王千丝本来就是这世上和他最相近、最亲近的人,要不是他的凤凰蛊给了万俟绝,他也早给千丝种上了。
  这个想法造成了很严重的后果,后果就是后来千丝在别别扭扭跟千蝶表白的时候,千蝶随就答应了。智商高,毕竟不等于情商也高,此处应有八千字番外。
  再后来,听说武当掌门和华山掌门走得特别、特别、特别近。近到有人无意中听到武当掌门微引追着华山掌门吉吉喊师兄,甚至一路追进了卧室里一晚没出来。此处应有三千字河蟹。
  听说丐帮帮主阳城喜好周游四海,有一次去西域遇见了明教教主,畅谈一个月没回来,丐帮弟子打上门去讨要帮主,结果被自家帮主打了回去。
  听说……
  这个江湖很精彩,对不对?
作者有话要说:  上一章伪BE死的那么惨烈你们居然没取关我……
  这章画风略清奇,咳,毕竟是武侠转修真,习惯就好
  写到现在我最喜欢千蝶和千丝这一对了……最心疼他俩。
  华莲这个奇女子也很值得大书特书一番啊但她是妹子= =

  ☆、番外一:谢颜x华城

作者有话要说:  原小说祈安江湖里面谢颜不但是主角,还是总受,所以就出现了华城x谢颜、华戍x谢颜、聆风x谢颜、慕容x谢颜等等诸多奇葩想法……后来确定了慕容,穿书以后就单一了,但是这一段不想浪费,刚好也涉及到华家三子的从前,就当番外放出来好了……
  我觉的三年前的我写的比现在好………………
  、情难恨更难
  “爹……我错了…….放过我吧……”泪水狼狈地糊满了谢颜整张脸,他被人狠狠压在枕席上,又冷又绝望。突然,枕席上被严重扭曲的身躯猛的抽搐了一下,下一刻又剧烈挣扎起来:“不……我再也不敢了——!爹……大哥……救我……”
  华城喘着气将谢颜整张脸掰起来转向他。鲜血染满了被褥,在窗棂透进的少许月色下泛着妖艳冷光。华城借着月光迷醉般看着谢颜,看着他泪渍斑驳的面容。
  怎么都看不够啊……他抚上那张脸,温柔的问:“莲儿……为什么哭?你不开心吗?”
  不是,我不是娘,我不是莲儿,我是你的儿子谢颜……谢颜这么想,却颤抖战栗着不敢回答,只觉由身至心冷的连痛楚也感觉不到了。
  他恐惧,绝望,怨恨,悲哀,不甘,却无力去改变、左右任何事。唯一关心他的大哥华落什么也听不到,他还在城主府中处理事务。二姐对他向来漠不关心。
  华城继续痴痴道,“莲儿……你看今晚月色多美?记不记得当年我们一起在寄山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月色……那时候小风总是吃醋……”说着说着,华城突然皱了皱眉,“莲儿……你为什么不应我?你不爱我吗?还是你爱的,依然是小风?”
  谢颜一颤,想到不回话的后果,只能强忍着满心恐惧哑声道,“……爱你。”
  华城听闻,眼神顿时温柔下来,他笑着又问,“真的?有多爱?”说着,又将谢颜抱起,让他以一种较舒适的姿势坐在自己腿上。谢颜身上的伤因为移动身体而裂开,血污沾上华城的身体,鼻间所闻尽是甜腻浓郁的血腥气味,令人闻之欲呕。
  这一次谢颜终是没能撑过去,身子一软,彻底昏迷在华城怀中。华城抱着谢颜,目光还是那样的深情。他托起谢颜的下巴,低头触上谢颜的嘴唇,轻柔磨蹭:“我也爱你……颜儿。”
  一唇苍白,一唇淡朱。两相纠缠,生死不离。
  颜儿……我活不久了。万毒攻心,我的生命已经走到尽头。但你还可以活很久。我已将我一生所学全部传授给你了,你可以一直活下去,活的很好。你大哥虽没有善恶偏见,奈何也没有野心,‘华城’于他之手必不久而散。他终有一天会护不了你。我死之后,能保护你不受华氏追杀的只有一个人……
  我愿让你恨我。只要你还恨我一天,以你之心性心机,就会活着一天,记着我一天,直到你报尽了仇。那个能保护你的人只要看到你,就一定会代我继续照顾你,不惜一切也会保护你,不让你受任何伤害。而且,他会比我对你好的多……
  “那时候,你还会记得我吗?我不想你忘记我,所以只能让你恨我……对不起,我的颜儿。”华城轻蹭着谢颜的鬓发,喃喃着唯有他听得到的话。
  月色有情,不管它看上去多冷漠,多冰凉。
  不久后,华城从谢颜屋内走出,向屋角看了一眼后,冷漠离去。华戍大气也不敢出,待华城远去后,才迅速跳下屋角,奔进屋内。
  一室的血腥气淡了不少。染血的床铺依然狰狞凌乱,但谢颜已被人换上一身干净里衣,平放在不远的地上。华戍深吸一气,压下心里所有念头,如往常般收拾干净床席,再小心将谢颜抱上床铺,替他盖好被褥。
  谢颜昏迷间依然紧皱眉头,可以看出他内心明显的恐惧和不安。华戍呆了一会儿,轻声上前,揉平了他的眉头。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他习武,他学毒。而今,两人都各学成,他却无法免他所受伤害半分。
  或者说,只要谢颜还在这座名叫‘华城’的牢笼中一天,他就注定要痛苦一天,受苦一天。
  ……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都一定要带你,逃出这座牢笼!这一刻,华戍内心为自己,定下了一个无论如何也要做到的誓言。
  月光明朗。‘华城’的夜晚,城中总是寂静如鬼蜮。华城走的很慢,但最后还是走到了清魂所在角檐之下。
  清魂在屋檐上,低头漠然的俯视着他。
  华城在屋檐下,抬头木然的仰视着她。
  谁也没有说话。因为他们都太聪明,看的太透了,彼此都知道对方和自己其实是一样的东西。彼此都知道对方希望什么,想要什么。
  这两人冷冷相望了许久,清魂终于第一个开,带了一丝淡淡的嘲讽:“你如今,还爱华莲吗?”
  华城不答反问:“你在意这个?”
  清魂冷冷道:“当然不。不过——她生前,对我很好。”
  华城目光冷冽。“你记得她对你的好,那便在我死后帮助谢颜。这是对她最好报答。”
  清魂道,“你比谁都清楚,我跟你一样活不久。”
  华城转身就走,“凭你的能力与颜儿的心机,你死之前,足够让他得偿所愿。”
  清魂也抬起头,目光所向却是那冷清孤寂的城主府:“那……落的愿望呢?”
  华城没有回答,也许听见了,也许没听见。月光把他的身影拉得老长。一寸一寸的长,一寸一寸的孤独,一寸一寸的瘦。
  与亲兄妹结婚本已是乱伦之恋,他孤寂余生,已经得到了报应。但终究是他与华莲相爱之后才得知对方血缘至亲,这只能说是上天的捉弄,人亦奈何?可他明知谢颜是其子却依然不伦——这是罪孽!滔天的罪孽!
  华莲在天之灵会原谅他吗?会吗?谢颜会爱他吗?还是会恨他他一辈子?他早就知道,他不会有好下场——这一世的终结,他必定是要下地狱的。他只求谢颜能好好的活下去,好好的……
  清魂轻声掠入城主府。那个痴儿果然是在油灯旁睡着了,但有些事,总是要来的。清魂走过去,弹醒了他,华落猛的抬头,见到是清魂,才长出一气,皱了皱眉:“清儿?”
  清魂瞥他一眼,“父亲刚刚又去了三弟屋子。”
  华落闻言一震,眼中露出明显的痛苦之色。
  清魂看他的眼神,似乎觉得很有趣,弯起嘴角,“我刚刚听见三弟一直在喊你,让你救他。可惜你睡着了。”
  华落望向清魂,那一刹他眼中神色千变万化,直看得人心中发堵。清魂再忍不住轻笑出声,上前帮他整理起卷宗,“我吓你的,你怎么这么好骗?爹偏心着呢,他比我们任何人都要爱三弟,纵使有些做法过激了些,本心总是好的。”
  华落仍未能完全安心。他知道清魂话语总是半真半假,有时是安慰他,有时是作弄他,不过小妹本心是好的,比任何人都要好。华落道:“三弟怎么样了?父亲有什么吩咐吗?”
  清魂:“我没去管。有华戍随时照应着,不会有大问题。父亲说,他过段时间要离开去别的地方。‘华城’的一切决议,包括存在与否,都可由你自己一人决定。”
  华落再次一惊。他早已代父接管华城多年,但如今日这般宛如遗嘱的话语,他还是第一次听到。离去?去哪里?‘华城’生死都由我决定,是什么意思?真心还是试探?不,父亲并不在意权势……
  清魂能猜出他在想什么,却没回答,“我已带傀儡踏平周边三大魔教,爹说我从现在开始便可自由出入‘华城’,自行决定行走江湖历练,任何人不得加以阻止。”
  华落闻言,呆在椅上。
  “所以——明日我便要离开‘华城’。大哥,你要保重。”清魂偏头回眸一笑,倾城绝伦。
  半年后,扬州城中,素有‘永乐第一青楼’之称的院子外门匾上,挂着漂亮清雅的三字‘众生榭’,长叹道,“不愧第一青楼之名,只这三字汉帖,恐怕就胜过无数才子所学了吧?”
  旁边立时有一人嗤笑,“看你那副蠢样,没听说过众生榭众生美人之名么?连四大才子都为她神魂颠倒,文才惊艳有什么奇怪的?”
  “哦?”那人立即追问,“众生美人真有这么美?”
  “众生榭间众生舞,一舞倾动众生苦。这里谁人不知?你个土包子真没见识……”
  不远处,一人听到他们的话,什么也没说,于众生榭外孤独离去。只有他知道这句诗的全句。
  众生榭间众生舞,一舞倾动众生苦。
  曲终回首孤独路,天地万丈祭魂殇。
  众生美人,注定为众生而死。
  ————————————
  一个月前,‘华城’里不起眼的旧屋里,谢颜在茶水中布下了他如今为止所能配出的最毒的□□,看着他的生身父亲喝下了茶水。
  他没想过这毒能毒死华城,他的毒术全是那人一手传下,所以他太清楚,那人的一身毒术不是他所能想象的。那人能毫无防备的喝下茶水,就是自信这世间再没有□□能够毒的死他。
  他只求这□□能麻痹那人一小会儿,能让自己少受些痛苦。就算之后要承受更大的代价,大不了一死,总好过生不如死。
  可他万万没想到,华城竟然真的因为中此毒而将死去了!谢颜僵硬在三尺外,看着塌中那个至亲之人的痛苦喘息。华城却显得很平静,虽然这比他预期的死期稍微早了些。
  谢颜的毒确实不算什么,只是在华城体内积聚到临界点的万毒攻心之际它送了最后一把力。万毒之毒足可毒尽前里生灵,如今集于他一人之身,岂有活路?不过,该说的话,该做的布置,那个聪明的女儿全部代自己做好了。他很放心。唯一的遗憾——“颜儿,过来,听我说句话。”
  还想再看看那张容颜,那个眼神。他总是很贪心,很贪心……
  谢颜迟疑。华城要他过去,是想要为自己报仇,同归于尽么?
  他没动。
  华城虽然面容痛苦,看向他的目光却是从未有过的柔和:“我死以后,你要好好活着,对自己好……”
  谢颜眼神动了动,似乎想要过去。这时华戍正巧从屋外进入,看到屋内发生的一切,霎时楞在当场,手中饭菜当啷一声在地上摔得粉碎!谢颜狠狠一颤,回头一眼无尽惊恐。
  他终于反应过来自己到底在做什么。他在——弑父!
  他在行泯灭人伦良知,世所不容的滔天大恶!
  华城喘气更急,气息却越来越微弱了。他最后看了眼华戍,想了想,张似想喊人来。华戍一惊,立刻暴起上前,反手划出袖中剑,蕴满了劲气一剑瞬间结束华城性命!
  华城连一下挣扎也没有,就这么隐去了气息。一代枭雄,死的时候,只有他的儿子和侍卫知道,他死的比许多人要平静,要悄无人知,被悲哀。
  谢颜呆住了。
  华戍从华城心抽回短剑,黑色鲜血喷涌而出。他与华城其实只是最低等的侍卫与城主的关系,对华城毫无感情,故而下手并无犹豫。此时急切回头对谢颜道,“三少爷,快收拾东西走!今日之事,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可是谢颜不同。无论如何,那人是他的亲身父亲。是创造出,培养出他这个魔鬼的至亲至近之人……谢颜深深喘气,最后站住身形,眼中冰冷无尽。“华城往日待我如何你也知道。今日我弑父离城,也算为我自己报仇。你杀了他一剑,若为人知也是死,今后你跟着我,便如我至亲。我之荣华,与尔同享!”
第66节 鲜血染满了被褥
穿书之微生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