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节 意佣人把药汤端过去给夏颜

意佣人把药汤端过去给夏颜。
  夏颜闻着那股浓浓的中药味,立即皱眉,苦着一张脸求助地看着丛瑞辰。
  丛瑞辰说道:“妈,药汤就放这吧,等下小颜再喝。”
  “不行,这药汤要趁热喝才有效果。”陈奕蓉态度坚决,不亲眼看着夏颜把药汤喝下去她就不会走的。
  丛瑞辰爱莫能助地对夏颜摊摊手。
  夏颜心不甘情不愿地端起碗,伸出舌头舔了舔,好苦!
  陈奕蓉在丛瑞辰耳边喃喃自语地道:“你跟小颜住在一起都这么久了,怎么还没怀上? ”
  丛瑞辰黑脸,他能说他能夏颜同床共枕这么久,夫妻之间的情事他们一次都没做过吗?
  陈奕蓉催促道:“小颜,你快喝吧,这药汤很补的,别人都说只要连续喝上一个月,准能怀得上。”
  什么?喝一个月?这不是要她的命吗?
  夏颜在心里哀叫,陈奕蓉在一旁盯着,一个劲地催,夏颜想不喝都不行,毕竟这是她的好意,她要是敢推,陈奕蓉肯定又要闹了,说她什么什么的,不过,这药真苦,真难喝,夏颜抿了一,差点就吐出来了。
  “干妈,哥哥,嫂子……”艾婷婷站在门外,探了个头进来,“听说嫂子要喝药,我拿了点山楂上来,不知道嫂子需不需要?”她晃了晃手中拿着的山楂片。
  “谢谢!”丛瑞辰伸手去接,他一边拧开瓶盖一边向夏颜走去,而后,他拿出一片山楂片喂进夏颜嘴里。
  看到丛瑞辰这么宠着夏颜,陈奕蓉的脸色很不好看。
  在丛瑞辰的打气与侍候下,夏颜闭着眼睛硬着头皮,把那碗药汤咽进了肚子里,一喝完,她就忍不住跑进洗手间去漱。
  陈奕蓉拉住丛瑞辰道:“药喝下去之后,二个小时之内行房,怀孕的机率更大,小辰,你要好好努力。”
  丛瑞辰哭笑不得!

  ☆、126:小颜,咱们要个孩子吧!

  夜,渐渐深了,城市的夜空看不到一颗星星,四周一片寂静,偶尔能听到蝉儿鸣叫,空气里弥漫着寂寞的味道。
  丛瑞辰洗澡出来,看到夏颜躺在床上敷面膜,她身上穿着那条紫色吊带真丝睡裙,露出一双修长白皙的腿,轻薄贴身的真丝裙将她的身材衬托得玲珑有致,引人遐想。
  “小颜……”他坐到她身边,声音中带着情欲的喑哑。
  “嗯。”夏颜轻轻应了他一声,她双手交握交在肚子上,一动也不动。
  丛瑞辰的手突然抚摸到她的腿上,夏颜身子一僵,弯起腿,不让他继续摸下去。
  丛瑞辰俯身,脸贴到她的手背上,隔着手亲了亲她的肚子,说道:“小颜,咱们要个孩子吧。”
  夏颜抬手,他立马握住,把她的手贴到他的脸上,刚沐浴过的脸,凉凉的,滑滑的。
  “小颜……”没有听到她的回答,他又叫了她的名字。
  夏颜抽回手,撕下面膜,从床上坐起来,他的头枕到她的大腿上,侧着脸含情脉脉的看着她,眸中尽是柔情。
  夏颜笑了笑,给了他一个甜蜜蜜的亲吻,“我去洗下脸。”她说。
  丛瑞辰挪了挪,把自己的头从她的大腿上挪到一边的被子上,让她顺利下床来。
  夏颜走进浴室,把另一只手捏着的面膜丢到垃圾桶里,然后洗了把脸,又深呼吸了好几下才挂着恬淡的笑容走出去。
  “小颜……”丛瑞辰一个翻身,把她压到身下,“别紧张,小颜,放轻松点,乖乖地别乱动,我不会弄疼你的,嗯?”
  明明是夫妻,为什么一到做这种事的时候,她就会没来由的感到紧张和不安?
  要个孩子,好象已经成为了他们之间迫不及待需要解决的问题。
  为了要个孩子而行欢,是这样的吗?
  孩子,孩子……
  一想到孩子,她就想起四年多前她那个夭折的孩子,她把他带到了这个世界来,却没能保护好他!
  现在再要一个孩子,真的合适吗?
  “瑞辰,我……”拒绝的话到了嘴边,看到他眸中燃烧的熊熊欲火之后,她又咽了进去,不能总是逃避,夫妻亲热,很平常的事,他碰她,是他行使的合法权力,不然,结婚还有什么意义?
  “小颜……”他吻密密麻麻地落到她的脸上,一双手不安份地在她身体上游移。
  夏颜微喘着,被他吻得情动,无力抵抗,身子轻轻地颤抖着,对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他显得急切,她放下心中的戒备,努力迎合。
  他的前戏做得很长,尽量想让她放松。
  她的脸趴在枕头上,手抓着床垫的边沿,抓着抓着,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用力一扯,竟然从床垫的空隙里扯出了一条内裤。
  蕾丝、透明、性感!
  夏颜一下子清醒过来,猛地推开趴在她身上的丛瑞辰,把内裤丢到他的脸上,她的眼眶红红的,写满了委屈了气愤。
  丛瑞辰怔了一下,不明所以地问道:“怎么了?”
  夏颜扯过一旁的被子,把自己赤裸的身子包裹起来,踢打着他道:“是谁的?”
  丛瑞辰的目光落到那条黑色性感的内裤上,眉头皱得紧紧地,张了张嘴,半天都不发出声音。
  “这间卧室,先前是不是洪珊珊住?”夏颜问道。
  “小颜……”
  “这是她的东西吧?”
  “我不知道。”
  夏颜身披被子,跳下床,捡起自己的衣服,朝洗手间走去。
  “小颜……”丛瑞辰拉住她,他的身上什么都没穿,那里的欲望还处在抬头的状态。
  夏颜移开视线,声音哽咽地道:“对不起,我现在没什么兴致。”
  他抱住她,解释道:“珊珊之前确实是住在这里过,我不知道她……”
  “你爱她吗?”夏颜问道。
  “小颜……”
  “你爱过她吗?在我们结婚后,她在国外陪伴你的那几年,你爱过她吗?”她继续追问。
  “我跟她已经分手了,我的老婆现在是你。”丛瑞辰强调道。
  “如果我不出现,你是不是就跟她结婚了?”
  “别问这种蠢问题,好吗?”丛瑞辰脸上闪过不悦之色,“小颜,我对你什么样你还不明白吗?我跟珊珊已经是过去式了,我选择的那个人是你,这种假设性的问题一点意思都没有,咱们别为了这种事吵架好不好?”
  “明天还要上班,睡吧。”她挣脱他的怀抱,进浴室把衣服穿好,而后一个人卷着一床被子,瑟缩着躺在床沿边。
  “小颜,睡过来,小心别掉到了床下。”丛瑞辰揽过她的腰,把她往床中间带。
  夏颜背对着他,不想理他。
  “小颜……”
  “睡吧,别吵了。”
  一整晚,他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中间起来了好几次,进浴室冲凉水澡、站阳台上抽烟、坐在沙发上喝酒……
  她这一晚都在装睡,他每次起来她都知道,明知他想要,明知他烦闷,明知这不关他的事,她却迁怒于他,赌气地一直不理他。
  凌晨,他终于睡了过去,听到他的呼吸声平稳地传开,她睁开眼,转过身,不再背对着他,而是面向他,熟睡中的他平躺着,眉头微蹙,脸面线条紧绷着,身上有股烟草和酒精的味道。
  她伸手,抚上他的眉眼,他紧蹙的眉头立即舒展开来。
  这样一个男人,让她痛,也让她心疼不已!
  凌晨六点,她蹑手蹑脚地起床,洗漱、换衣服,留了张字条“我先去上班了!”放在梳妆台上,然后就开门走出卧室。
  家里静悄悄一片,大家都没有起来。
  丛家的别墅位于半山腰上,附近没有公交车也没有出租车,走路下去最少要一个小时左右。
  夏颜一边走一边打电话给荣绍轩,让他过来接她。
  半个小时后,车来了,开车的人却不是荣绍轩,而是荣至诚。
  夏颜客客气气叫了声:“荣先生。”然后问他,“小轩怎么没有来?”
  “他是夜猫子,昨晚玩到凌晨三点多才回家,是他让我过来接你的。”荣至诚解释道。
  夏颜道:“我不知道,他也没说,早知道我就不麻烦他了。”
  “上车吧。”荣至诚打开副驾的车门,夏颜坐进去,不一会,车子就消失在了晨曦中。
  丛瑞辰从暗处里走出来,看着绝尘而去的车子,脸上的表情阴晦不明!

  ☆、127:火爆

  路过菜市场,夏颜叫荣至诚停车,她打算买菜回公寓去做早餐,昨晚在丛家吃饭,束手束脚的,再加上陈奕蓉时不时地向她投去鄙视的目光,让她食之无味,只吃了半饱就不吃了,睡到半夜,她就肚子饿了,因为跟丛瑞辰赌气,不想理他,所以她就一直熬着,不然她也不会大清早就起床,离开丛家!
  荣至诚一边把车靠边停下一边说:“我陪你去吧。”
  夏颜苦笑道:“不用了,我一个去就好了,你等我一下,我很快就回来。”跟一个男人逛菜市场,即使是丛瑞辰,她都没跟他逛过,更何况是荣至诚这个对她来说高高在上的男人。
  “你很怕跟我单独相处?”荣至诚目光灼灼地看着她。
  夏颜摇摇头,故作镇定地道:“没有,荣先生,你想多了!”
  “那就一起去吧。”说着,他就打开车门,率先下了车。
  夏颜是被那些乱七八糟的绯闻流言弄怕了,她怕一个不小心,谣言又起,如今她的名声好坏掺半,她是有夫之妇,自然要避点嫌。
  荣至诚存心不让她避开他,她慢他就慢,她快他就快,总之,步调紧紧地跟她一致。
  清晨的菜市场人很多,不是大妈就是老年人,像夏颜和荣至诚这种年轻人,基本上看不到几个。
  荣至诚的相貌很出色,走在熙熙攘攘纷杂的菜市场中,惹眼得很,大家纷纷对他侧目。
  夏颜努力降低存在感,荣至诚好笑道:“你缩什么缩?又不是长得见不得人。”
  “跟你走在一起,我很有压力好不好。”夏颜用一种玩笑的吻说道。
  “有什么压力?”荣至诚微微侧过头,温柔地看着她。
  夏颜一时语塞,尴尬地转移话题道:“那边有卖肉的,我去买点排骨。”说着,她就窜到猪肉摊前,买了二斤排骨,二只猪脚,猪肉也要了一些。
  荣至诚拿出钱包,抢先付了钱,夏颜连说不要,非要自己付,肉摊老板不理会她,接过荣至诚递过来的钱,然后找零给他。
  荣至诚拿着几袋子的肉,腾不出手接零钱,他对夏颜说道:“零钱你收着。”
  之后,两人再去买了点配菜和新鲜的蔬菜,买好之后,就一起离开了菜市场。
  夏颜没有上楼,而是在楼下荣至诚的家里做起了早餐。
  香菇排骨粥、炒时蔬、荷兰豆炒五花肉、卤猪脚,丰盛得连还在睡梦中的荣绍轩都被香气给吸引得爬了起来,享受过这顿美味的早餐之后他又爬回去继续睡。
  “喏,给你。”荣至诚把一个盒子塞到夏颜怀里,夏颜打开一看,里面装着的是一台手机,她怔了一下,问道:“为什么送我手机?”
  荣至诚道:“你的手机不是丢了嘛,”
  “那个,我不能要。”夏颜把手机推回去。
  荣至诚看着她问道:“你怕什么?”
  “不是,我……我已经有手机了。”夏颜撒谎道,俗话说无功不受禄,无缘无故地送台手机给她,她怎么敢收?
  “是吗?那你电话号码是多少?”荣至诚问道。
  “刚办的号码,没记住,中午发给你。”
  “那你说我的手机号码是多少?”
  呃?夏颜摸摸鼻子,说不出来。
  荣至诚叹了声,说道:“你是小轩的干妹妹,小轩是我堂弟,也就是说你也是我妹妹,哥哥送手机给妹妹,又不是什么贵重的礼物,为什么不敢收?”
  这么解释,倒也合情合理,夏颜还在犹豫着到底要不要收,荣至诚却已起身,离开了餐桌。
  夏颜拿着手机,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
  “走吧,我送你去火锅店。”荣至诚换好衣服出来,对正在厨房里洗碗的夏颜道。
  “几点了?”夏颜问。
  “快八点半了。”
  “这也太早了,火锅店中午才营业,配菜和面点师要到九点才来上班,我过去那么早干什么?”夏颜还准备洗好碗之后就回楼上去补个眠呢。
  “你忘了,小轩帮你在他的微博上做了宣传,有几万人转发了他发的那条微博,底下回复的评论数已经超过十万了,今天一定会有很多人慕名而来,店里的食材你最好多准备一些。”荣至诚提醒道,“我派几个保镖过去帮你维持秩序,中午的时候你记得打电话给小轩,让他到你的店里来帮你招待一下他的粉丝。”
  夏颜半信半疑,待来到了店里,看到门聚齐了好几个拿着荣绍轩专辑的少女,夏颜不由地感慨,难道这就是偶像的魅力?
  果然不出荣至诚所料,还没到中午,店里就来到了很多客人,大多数都是冲着荣绍轩来的,夏颜告诉他们,荣绍轩要到中午才来,让他们中午的时候再过来,那些人却不肯走,几人凑成一桌,点火锅来吃。
  夏颜连忙打电话给小玲,让她叫服务员们提前过来上班。
  快中午的时候,店里已是人山人海,除了荣绍轩的粉丝外,还来了许多媒体记者,幸好荣至诚有先见之明,派了几个保镖过来给她,不然,店里早乱成了一锅粥。
  正午时分,荣绍轩出现了,刚到楼下,就引得大家的欢呼惊叫,他打扮得很阳光,简单的牛仔裤搭
第45节 意佣人把药汤端过去给夏颜
以婚试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