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节 冥寒忽然看见墙角一滩血

章 包子出世

沈林拿着奏折走到门,“咳嗯……那个……这里有三份十万火急的奏折,现我命你速速送去给皇上批阅,不得有误!”
哐啷一声,沈林说完便把门一关,而后从门缝里偷看。
颜云鹤一脸茫然的看着被塞过来的奏折,又看了一眼紧闭的大门,摇摇头无奈的离开了。
“启禀皇上……颜将军殿外求见”
冥寒放下手中的笔,“颜将军?快让他进来。”
“末将叩见皇上”
“嗯……你不好好在承欢殿,跑这来做什么?”
颜将军掏出那奏折,“末将是为沈大人送东西的。”
“哦?呈上来……”
冥寒打开奏折,皱眉道,“你又惹他不高兴了?”
“末将只是每日保护沈大人,不曾惹过。”
冥寒挑眉道,“嗯……他说这几日你一直在偷看他,对他有非分之想,还让本王把你逐出宫去。”冥寒把奏折一拍,“可有此事?”
“这……这……皇上让末将保护沈大人,自然沈大人不能离开末将的视线,还望皇上明察!”
冥寒又看完一个,上面写道:皇上,今儿渊吃了好些东西,有红枣鸡丝羹,燕窝疙瘩汤,桂花糕,不过最好吃的还是那个对我有非分之想的侍卫做的叫化鸡。渊想了想,若是皇上把那丑侍卫谴出宫去,渊就吃不到那叫化鸡了,渊吃不到那冥扬也吃不到,他要是不长大赖在我肚子里不肯出来,那该如何是好!再说皇上要是因为嫉妒那个侍卫对我有非分之想就把他谴出去,显得皇上非常不大度,有损皇上的威严,思前想后皇上还是不要把他谴走了的好。
“本王竟不知颜将军还会做叫花鸡……”
“未为官前,行走江湖,自然会谋点生存的法子罢了,”
冥寒把那奏折收起,“今晚你留下,教本王做那只叫花鸡,教不会本王就一刀杀了你。”
旁边的侍者,“皇上若想吃了,差遣奴才们去做就好了,皇上九五之尊,去不得那地方。”
“本王说去得就去得……”而后翻开最后一奏折,“今天他见了什么人?”
颜云鹤想到早上事便说,“皇后娘娘去过……”
冥寒猛的站起来,“她去做甚?他可受伤?”
“皇上放下,沈大人无大碍,皇后只是在门闹了几下就走了。”
“你先下去候着,本王等会就去找你。”
皇后寝宫。
一个妆容华贵,面容憔悴的女人见到冥寒便强扯了笑容,“皇上……您总算是来看臣妾了。”
“诺儿呢?”
女人到了茶水递给他,“诺儿?您还知道有这个人存在?”
冥寒抿一茶水,“本王的儿子,本王自然知道。”
“呵呵……堂堂北汉的太子,一夜遭此凌辱,皇上不但不帮诺儿讨回公道,杀了那贱人!反而罢黜了他的太子之位,臣妾不明白……臣妾不明白。”
冥寒起身走向诺儿的寝室,见诺儿一脸惊恐的靠在墙角里瑟瑟发抖。
冥寒皱眉,本伸出去的手又收了回来,便问侍者,“他这样多久了,前阵子不是好些了吗?”
“回皇上的话,太子殿下……不,是小皇子时好时坏,但大部分时间脑子都是不清醒的,太医也瞧了又瞧,终究是看不出个端倪。”
冥寒长叹一气,“好好伺候着。”
女人见冥寒出来,便跪倒在地,“皇上……臣妾求您替诺儿做主。”
冥寒盯着女人,“你想要本王怎么做?”
“皇上,您明明知道是那沈林所为,为何还要偏袒如此!还骗臣妾那人已死。”女人逐渐情绪失控,“今日臣妾去那承欢殿见到的人难道是鬼不成,对了……臣妾还发现了件荒唐的事情。”女人颤颤巍巍站起来走向冥寒,“先前臣妾还以为那宫中荒唐的流言不可信,却不知流言不会空穴来风,今日一见臣妾却不得不信了。臣妾输了……天不给活路,臣妾又能怎么样呢。”
冥寒捏起女人的下巴,“你去见他了?”
“对!臣妾恨不得吃他的血喝他的肉!”女人打掉冥寒的手,“一国之母又怎样,北汉太子又怎样?倒头来还不是连个千人骑万人上的婊子都比不上!”
啪一声,一个耳光过去,女人摔在地上,嘴角瞬间出了血。
“哈哈……打的好,皇上对臣妾的情谊怕是也不过如此,别人动他一根头发,你就让天下人死。他让天下人死,你连他一根头发都不肯动。”女人爬起身来,“皇上你醒醒吧!”
冥寒摸了摸女人的脸,目露凶光“如烟,事到如今,为什么你还不清楚自己的身份?从一开始,你不过是本王的一颗棋子。你若不是冥渊的太子妃,便不可能是今日北汉的皇后。”听到那人的名字女人哆嗦了一下,“原是本王强占你了,而如今你非但不恨本王却爱的死去活来,甚至想要谋害你的最初的丈夫。”冥寒加大了手劲,“知道本王为什么始终都不肯正眼看你吗,知道这么多年本王却只与你欢好不过几次吗?因为本王平生最恨的就是……背叛。”
冥寒将女人抱起来,放到床上,擦了擦女人的眼泪,“知道你第二个孩子为什么流产吗,那是本王做的,你该感谢本王才对,不然孩子生出来太长得像你兄长,那该怎么办?”女人惊恐的看着冥寒,“本王也不会对你如何,你安分守己,你还是北汉的皇后,你苏氏一族依旧可平安度日。”
冥寒给女人盖上被子,“莫要再争些什么,本王这一生爱的只有一个人,也只有一个人。”
“你端的这是什么?”沈林指着小太监手里东西。
“奴才本要去给公子取药,正巧碰到太医,太医说还有一个月就要生产了,让我把这碗安胎药给你喝。”
沈林接过那碗药,闻了闻,“好香……”
“可不是,太医说加了千年老参什么的。”
没等小太监说完,沈林端起就喝了个精光,然后摸摸肚子,“冥扬……你个小屁孩最好给我消停点!”
“皇上刚传话来,晚上会和您一起用膳,让公子先别着急吃。”
沈林点点头又看了看门,“那人怎么还没回来,东西送没送到啊?”
“送是送到了,不然这种时候皇上也不会得空过来。定是见了您的奏折才抽时间和公子吃饭。”
沈林点点头,然后在房间里一瘸一拐的走来走去。
“公子,您还是去床上休息会吧,不然皇上来了,您也没力气应对。”
沈林脸上一红,“瞎说什么呢!皇上……皇上来是与我一同吃饭的!再说我肚子这么大……怎么……那什么呢!”
等冥寒去的时候,沈林已经靠在床上睡着了。
“嘘……”冥寒冲着身边的人说,“让他再睡会。”然后把被子往上拉了拉。
沈林本睡的就轻,发觉身上有异样便睁开了眼睛,见冥寒正盯着他看,“皇上……你来了。”
“嗯……你递了那三份十万火急的奏折,本王怎么能不来呢?你说是吗?。”冥寒一把将沈林抱起来放在腿上,擦了擦沈林嘴上的水,“来还有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情,说来与本王听听,免得再让颜将军跑腿。”
沈林笑了笑,“我是无聊闹着玩的,皇上那么忙又不来看我。”
冥寒吻了吻沈林,“这不是来了吗?”
沈林点点头抱住了冥寒,喃喃道,“寒……”
冥寒瞬间颤了一下,语气变得更加柔情,“怎么了?”
“饿了……”
冥寒苦笑一下,把沈林重新放到床上,“你等会,本王去去就来。”
沈林忽而拽住冥寒的胳膊,“你去哪?”
“待会你就知道了……”
沈林从床上爬起来,走到窗子旁边,“又下雪了……”
“可不是,都下一天了,下完这场大雪天气就会回暖的。”旁边的小太监给沈林披上衣服,“对了公子,下个月就是皇上的大寿您可想好要送什么东西?”
“皇上大寿?我先前都是送些什么?”
小太监支支吾吾,“先前,先前没送过东西。”
“啊?什么也没送过?”沈林一脸吃惊,“我以前居然这么小气吗?”
咚咚,这时有人敲门,小太监开门,“皇上刚才传话,你随我来。”
小太监转身头沈林说,“公子,皇上传我,您先吃点桂花糕。”
沈林盘算着皇上去做什么了,晚上吃什么,吃完饭皇上是留在他这还是离开,若啊要走,下这么大雪,正好作为借把皇上留下。
忽然沈林感觉肚子一阵刺痛,这痛感连接着脑子,眼前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流窜,一个个人影在晃动。沈林慢慢坐下,那痛感加重起来,整个腹部翻江倒海的闹腾。
耳边开始回响一阵阵声音,渊太子……我的渊你终于来了……皇儿……如烟如烟……师兄……无根大师……沈林……沈林……渊……沈林
“啊……”
沈林抱着头,眼前一片漆黑,他摸索着走到墙边,然后感觉身下流出温热的液体,一阵血腥味扑鼻而来。沈林摸了下身一片黏腻,那腹部像是要炸开又是像要坠下去般,疼痛从每一寸肌肤里钻出来。混乱中沈林踢开门,风夹着雪花打在脸上,沈林整个人直接翻滚在雪地上,那血顿时侵染了雪地,融化成一滩血水。
记忆重叠着,头里像是钻进了千万只蚂蚁在啃咬,沈林拍着头,“来人……来人……”
虚弱的声音回荡在这冰天雪地的承欢殿里,但是却没人听的到。
沈林趴在地上,一手护着肚子,一手往前爬,身子在雪地一点点挪动,慢慢的拉出一条长长的血痕,最终沈林停在一颗合欢树下。疼痛一波一波的席卷而来,双腿因肚子胀痛而不能闭合,沈林摸着肚子,咬着唇,“冥寒……你儿子这就折腾死我了……啊……冥扬……你要出来了吗?”
瞬间脑海里又浮现出其它的人影,我的太子殿下你看看的样子,朝堂之上竟然当着文武百官失禁了。我的渊……你是本王的宠物,你是本王的奴隶……从现在开始本王要让你在这畅音阁内度过后半生……快看啊太子殿下居然吞下了整整三龙……果然是天生的淫种……哈哈……沈林,本王会等你……沈林你怀了本王的骨血……
那护着肚子的手忽而开始猛烈的捶打,一拳一拳,“不……不……不!”
清醒之余,沈林单手把里裤扯掉,顿时寒风穿梭在那空荡荡的袍子里。
沈林靠着合欢树,雪白的脖颈痛苦的仰着,雪越来越大,身体所承受的疼痛达到极限,沈林硬生生的憋住声音,手指抠在地上。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而对于沈林说那仿佛比这两世还要漫长,最后沈林咬了胳膊用劲全身力气,再望向那腹部时已经变得平坦如初。
沈林虚弱的挪了挪身子见一小小的东西躺在地上,沈林下意识的扯了自己的外袍,放在地上,又颤抖着将那一团东西放在衣服上,盖好。粗喘几气,意识逐渐清明,沈林难以置信的扭头看着旁边的那团小东西,眼里顿时起了杀意,手毫不留情的便冲着那团小东西过去,碰到那温热柔软的东西时,沈林迟疑了一下……

  ☆、第44章 虐渣前奏

“渊……”。
“你有没有看到他?”冥寒问站在门的颜云鹤。
颜云鹤挠挠头,“末将是和皇上一起从御膳房出来的,也是一同回来的。”
冥寒忽然看见墙角一滩血,“遭了……”手里的东西也随之掉到地上。
“渊!你在哪?”冥寒每个房间挨着搜了一遍,可还是不见踪影。
“来人!沈大人呢?那个小太监呢?”冥寒抓着一个站在大门外的侍卫。
“两个时辰前,奴才见他与另一个太监急匆匆的出去了,沈大人并未出去。”
颜云鹤道“没出去那一定还在这里,大家分头找找!”
冥寒面色凝重,随手抓起一个侍卫,扔到地上,“没用的东西,连个人都看不好。”
这时那侍卫挣扎的从地上起来,那地方便出现一片红色。
冥寒顿时心猛的被纠了一下,“去拿扫把,把地上刚下的一层雪扫掉,找……出现血迹的地方……”
没多久,冥寒冷便顺着一条血道走到了离着屋子几百米远的合欢树下,冥寒提着灯看见一个人趴在地上……身子大部分被雪覆盖了。
冥寒慢慢的将那人身上的雪打掉,然后顺着那人的手发现了另一个小凸起,冥寒把雪打掉,显现出一块布料,掀开部,是一个浑身发紫的婴儿,婴儿的脖子上还放着一双手。冥寒只感觉一阵晕眩,他立马将那手从婴儿脖子上取下,而后一把抱起地上的人,又将那婴儿放在沈林的身上,“宣太医!阿奴,去把那老道给本王绑来!”
颜云鹤看着冥寒一脸铁青怒色,眼角却隐含湿润。
没人知道那晚发生了什么事情,参与其中的侍卫当晚就全部被诛杀了,除了颜云鹤。
已经是第三天,晚失踪的小
第35节 冥寒忽然看见墙角一滩血
重生之权魅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