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节 龙溪与苏栗商议完

有银色的星辰起落,引人沉迷。
云丛的记忆再一次被回溯,回到了最初单鹤羽将她带回钟鼎山的时候,苏栗教导年幼的云丛写字,修仙。
还是过去的那些记忆,然而有似乎有了很多的不同。大师兄强大又可靠,所有生活中的小挫折小沮丧都会有大师兄为她抚平,那些不愉快的记忆被苏栗用妖力彻底篡改或剔除。云丛在苏栗的呵护下无忧无虑地长大。
师父去世后,苏栗护着师弟师妹流浪,曾经艰难险阻的旅程被滤去了其中的惊险,只保留最后的结果,变得平顺又温馨。
困住大狐狸身外化身的九宫灭魂铃被毁,大狐狸衰弱之际,苏栗篡改了记忆,并没有像当初一样不告而别,而是跟师弟师妹耐心地说明了去向。
其实这也是苏栗一直以来后悔的事情,当初他重伤,妖力不足以带师弟师妹一起回青丘,同时他心里并没有把握一定能活下来,另一方面他刚恢复过去作为九尾狐族族长的记忆,对人族根深蒂固的防备冲击着他的心神。
但就算情势危急顾不得那么多,至少应该报一声平安的。
苏栗不知道自己当初是怎么想的,怎么就忍心师妹以为他死了而难过。
之后云丛的记忆苏栗没有参与,因此支撑幻境也就需要更多的妖力。只是数次回溯,最后又多次篡改粉饰记忆,让苏栗的妖力有点支撑不住。
苏栗不得不草草地将这段记忆翻过去,这会导致云丛对这段记忆印象很浅,但苏栗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最后,苏栗在云丛的记忆碎片里看到了那个用搜魂*想探知她所学正道阵法、符篆知识的魔修。
当时师妹的无助与恐惧让苏栗恨不得穿越时空的壁垒去杀了那魔修,然而最终他能做的,只是在幻境中轰杀那魔修无数遍,最后把这段记忆剪去。
终于结束了记忆回溯的苏栗妖力透支,疲惫至极地趴在云丛身边沉沉睡去。
云丛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一睁眼,就看到毛茸茸的大师兄趴在自己身边,睡的正香。
云丛揪了揪大师兄的耳朵,“大师兄。”
苏栗疲惫的不得了,把耳朵藏在前爪下面继续睡。
从未经历过艰难险阻,从未受过委屈,自小被大师兄捧在手里如珠如宝长大的云丛显然要任性的多,何况她的记忆里并无被人使用搜魂*的事情,她也不觉得九阶妖兽的大师兄会因为什么事疲惫。
云丛又揪了揪大师兄的耳朵,“大师兄,我来青丘好多天啦,你都没有带我逛逛你们家啊。”
苏栗睁开眼睛看着一脸天真的小师妹,这样明净澄澈没有一丝阴霾的笑容,似乎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在小师妹脸上看见了。是什么时候起,小师妹总是忧心忡忡,总是凶巴巴的像是护崽的母鸡。
苏栗觉得自己应该没有做错,他如今是九阶妖兽,妖族之王,护住师妹易如反掌,那么过去的那些不开心的记忆忘记也罢。他只愿她此生都平安喜乐,无忧无虑。
“小师妹,改天再逛吧,你帮我梳梳毛。”苏栗觉得浑身的妖力都抽干了,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可又不愿师妹担心,随转移话题。
云丛从储物袋里拿了犀角梳,心里却觉得有些疑惑,自小到大,大师兄都强大又威武,躺着让人给梳毛这么没形象的事似乎从未出现过,但她怎么有种习以为常的感觉,还有专用的梳子!
云丛一动,发现周围的地面上甚至自己身上、大师兄身上都是厚厚的灰尘。
“怎么这么脏。”云丛施展了一个避尘决,将灰尘清理干净。
苏栗抬眼看了看桌上的时计,梳理云丛百余年的时光,用了近十年时间,因为多次回溯,比他预计的时间要长一些,不知道玄武他们那边探查玄武族秘境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还有龙溪在魔道涅槃秘境里,不知道出来了没有。
“之前你受了点伤,疗伤用了一些时间。”
云丛偏头想了想,却什么都想不起来,“大师兄,我怎么不记得我受伤了?怎么受伤了?”
苏栗积攒了一些妖力,慢慢化为人形,“既然好了就不用再记得受伤的事了,以后师兄会保护你,再不让你受伤。”
云丛点了点头,她习惯了听大师兄的话,虽然心里还有疑惑,却很快放下了。
“大师兄,青丘有什么好玩的吗?有什么好吃的吗?青蛇不是说五色湖的跳跳蛙好吃吗?我来了这么久你居然不带我吃一次!”
云丛满脑子就是吃喝玩乐,根本没心思留意有哪里不对。
苏栗温和地看着师妹,眼里带着淡淡的宠,“似乎没什么好玩的,青龙爱吃跳跳蛙,但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味,晚上咱们去吃。”
“师兄,你总是忙正事,当然不关注这些吃喝玩乐啦!我会把青丘好玩好吃的都发掘出来的!”云丛说完,又觉得这话有点违和,想了想没想明白,就甩了甩头抛到脑后了。

☆、第74章

苏栗以妖族秘法与各方通讯,得知玄武秘境已经有消息,而龙溪尚未归来。
苏栗闭关修炼了一阵,修出身外化身,然后留身外化身在青丘陪小师妹,自己真身去了玄武族,去确认前一阵子查到的有关玄武秘境的消息。
青丘封闭,除了那些没有灵智的妖兽,就只有苏栗的身外化身和云丛两个人,云丛也不觉得无聊,整日里读妖族藏书、修炼、或是跟着大师兄一起在青丘四处转悠,看看哪种妖兽更好吃一些。
曾经他们在钟鼎山上就是这样生活,安逸闲散,云丛十分适应。
探寻失落已久的玄武秘境,并且将之收回到玄武族手里,这是一件并不太容易的事,尤其正道已经警觉起来,时刻盯着妖族的动向,苏栗在外行事,总要防备着正道闻风而动,好在妖族已经做好了耗时漫长的心理准备,并不着急。
苏栗真身一直在外奔波,中间只回来了一次,把从魔道涅槃秘境出来的龙溪送回了青丘。
龙溪再次见到云丛的时候,有点恍如隔世,多少次在涅槃秘境与魔道厮杀,他都以为再也见不到小师妹了。
九死一生,龙溪不怨恨大师兄当初什么都不说就把他扔进魔道涅槃秘境,当初他那么渴望能有保护师妹的力量,大师兄如果把所有事情说明白了让他自己做选择,他也一定会选择进入涅槃秘境拼一把。
龙溪自认是心性坚韧的人,在涅槃秘境当中他也的确得到了难以想象的好处,短短十余年时间,从出窍修为突破到了大乘修为,然而如果知道涅槃秘境的具体情况后再给他重来一次的机会,他或许不会再选择这条路,涅槃秘境当中的艰难险阻实在是一言难尽,以至于他这样的人回想起在涅槃秘境中的经历,都有一种刻进骨髓的恐惧感。
“师妹。”龙溪抱着云丛,又辛酸又喜悦,用力到恨不能将她嵌入身体里。
龙溪的声音有些哽咽,“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他历劫归来,终于有了保护她的力量。无数次生死边缘,她永远不会知道他有多想念她。
龙溪心里有无数的话想要对师妹说,然而又近乡情怯到说不出。
三师兄平安归来,云丛自然也是高兴的,只是她的情绪却没有龙溪这般激动。
被苏栗重新梳理过记忆的云丛对龙溪的观感其实很像风明心一直以来对龙溪的观感,甚至还要更差一些。
龙溪是半路入门,自然比不上他们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另外师父预言了龙溪会成为魔头,所以她自然而然地对龙溪有些防备和疏离。
在师父去世之后,他们四处流浪时,龙溪入了魔道。然而在云丛如今的记忆里,他们被追杀时的情况其实时并不怎么危急的,一直有大师兄护着,所有的危险都逢凶化吉,在这样的情况下三师兄偷偷地开始修炼魔道功法,那么理由就只有心智不坚急功近利了。
如今三师兄身上带着阴冷血煞之气,一看就是手里沾了不少人命,云丛看着他,实在是觉得心情有点复杂。
龙溪握着云丛的手,“小师妹,你这些年过的如何?”
他历尽磨难,却绝不提,只是心心念念地想知道她这些年经历过什么,有没有遇上什么危险的事。
云丛眨了眨眼睛,“挺好的啊。一直在青丘,有大师兄在。”
“大师兄说你遇上了些麻烦,失去了些记忆?”
云丛记忆有问题的事情,苏栗并没打算瞒着云丛以及两个师弟,在来的路上已经大致跟龙溪说了一下。
云丛不觉得这有什么,“那都是几年前的事了,大师兄说我受了点伤,可是我都不记得了,也没觉得失去什么记忆,什么都能想的起来。”
“那就好。”龙溪松了气,剑眉微扬,带出几分杀气,“小师妹,我一定帮你把事情查清楚,帮你报仇。”
苏栗真身已经走了,身外化身仍在,不愿龙溪在云丛面前多提此事,插话说:“云丛自己已经把仇报了。龙溪,此事回头我再跟你细说。”
云丛则微微皱了皱眉,因龙溪浑身的杀气而有几分担忧。
龙溪平日里也算是敏锐,但久别重逢心情激荡之下却没什么心思注意这些细节,何况就算是注意到了,他做梦也不会想到师妹会因为他堕入魔道满身杀气而心存隔阂。
龙溪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心里的喜悦以及刻骨的思念,想要抱着云丛,然而除了最开始一时忘形之后,却因为男女之别而觉得有些不妥。他平日里话并不算多,可现在却是一刻也不想停,拉着云丛的手说:“师妹,当初那些追杀我们的散修,我带你去将他们找出来,一个一个的去报仇!”
“大师兄已经带我去报仇了,其他漏网之鱼就算了吧。三师兄,你刚回来,不要一直想着报仇的事了。”云丛终于忍不住岔开话题,“大师兄咱们带三师兄一起四处转转吧?三师兄,你看你想住哪里,若是没有喜欢的洞府,咱们就一起动手建一个。”
师兄妹三人一路走,云丛一路介绍青丘的景致,以及现存的一些洞府的情况。
在师妹平缓的声音里,龙溪才觉得自己的心落回了实处,此时此刻他是在与师兄和师妹在青丘,而不是独自一人在涅槃秘境的尸山血海中挣扎求生。
龙溪紧皱的眉心微微松开,黑瞳中带了一点舒缓宁和的笑意,那种急切的情绪慢慢平和下来。时日尚且悠长,不必争朝夕。
云丛饶有兴致地说着这个好吃,那个漂亮,什么时候跟大师兄一起来吃过什么,什么时候哪里的景色最美。
春花秋月,那些看起来平凡的景色在小师妹嘴里都让人觉得期待起来,那些细水长流的枯燥生活也让人向往。
龙溪深呼吸了一青丘带着草木清香的空气,觉得那些侵入骨髓的血腥终于淡去。
最终龙溪选了一处离云丛洞府最近的洞府,当然离大师兄的洞府、以及妖族正殿也都非常近。就像当初在钟鼎山一样,师兄妹几个都住的非常近,以至于明明有大片的地方,洞府却不大,挤的都显得局促了。
在青丘整日也没什么事,苏栗抽出空来跟龙溪细细讲了他入涅槃秘境之后云丛遇到的事。
龙溪微微皱眉,“搜魂*造成的后遗症,我倒是有办法,不过经过青丘狐族浮生掠影之术梳理过之后还能不能用同样的办法解决,我倒是没见典籍中提及过。我可以试一试。”
“我当初没想到你也许会有办法,早知道应该等你自涅槃秘境出来之后再说。”苏栗不打算阻止龙溪去帮小师妹修复记忆,浮生掠影之术虽然不错,也尽力保证了云丛关于修仙的各种知识不丢失,但塑造出来的记忆毕竟跟真实的有差距,说不定哪里就存了漏洞,成为小师妹将来进阶时的心魔。
“我试一试吧,若是真的不成,忘掉了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也并非什么坏事。”龙溪此时还没意识到云丛忘掉不开心的事情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情况,对大师兄的做法甚至存了几分赞同的心,如果不是担心师妹将来进阶有碍,他倒觉得忘记也挺好。
其实如果可以,他也想忘记在涅槃秘境里的经历。
龙溪与苏栗商议完,出门正巧碰上云丛,龙溪也不耽搁,拉着师妹说:“让我看看你的元神。”
师兄妹之间向来亲密无间,元神对于一个修士来说十分重要,但龙溪也没觉得云丛会拒绝他查探,抬起手臂,食指与中指并拢,抵在了云丛眉心。
云丛愣了一下,转头不安地看了一眼苏栗,见大师兄并无反对的意思,方才顺从地放开元神,任由龙溪探查。
许久,龙溪微微皱着眉收回了手。
施展搜魂*的那个修士修为并不高,但是苏栗修为高。龙溪若是想要恢复师妹记忆,就必须先打破苏栗用浮生掠影之术做的障,然后再以魔族之法修复云丛元神。龙溪如今与苏栗修为差不多,并不能压制苏栗浮生掠影之术做的障,若是两股势均力敌的力量在云丛元神中争斗,难保不伤云丛的元神。
“如何?”苏栗问。
龙溪摇了摇头,“目前没有万全的办法,我再想想。”
云丛觉得
第52节 龙溪与苏栗商议完
和男神修仙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