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节 做什么事情

中几乎没有交集,那儿,就是我们唯一有过交集的地方。”
  原来朴有天把金俊秀牵到了空无一人的车棚。
  这里早就不是放的一排排自行车,而是被各种各样的快递公司送货箱占满了。
  “对不起啊有天,我当年……”
  ——“嘘。”
  朴有天神秘兮兮的退了两步,用一种难以捉摸的眼神看着金俊秀。
  “做什么事情,都得有始有终。当年,我在这里给你下跪过,今天,我也要做同样的事。”
  下一秒,金俊秀张大嘴巴看着朴有天咚一声跪到自己面前。
  但是,是单膝下跪。
  “有天,你这是……”
  麻利儿的从裤兜里掏出一个戒指盒,朴有天将早就精心挑好的戒指取出来,举在手上。
  “亲爱的,我们结婚吧。”
  眼水轰的一声就溢出眼眶,金俊秀捂住嘴巴不敢相信眼前的画面。
  “虽然没有人承认我们,但我想亲听你说,从今天开始,我在你心里就是你的爱人,白头偕老,不离不弃。”
  朴有天此刻的坚定就像一阵龙卷风,将金俊秀所有的犹豫和担心全都刮走,只剩下一句我愿意。
  “白头偕老!不离不弃!”
  大声的喊出这句誓言,金俊秀扑了上去,和朴有天紧紧的抱在了一起。
  “就是说,你答应我了?!你答应我了?!”
  “嗯!我答应了!朴有天!我爱你!!!——”
  
  当天傍晚,S城。
  “喂?爸,我们已经到机场了。我知道,有天肯定第一时间就把好消息告诉你们了,爸,从今以后您可以堂堂正正抬起头做人了!您儿子没有给您丢脸!”
  听到电话那边金爸爸带着些许哭腔的恭喜声,金俊秀感慨,终于一切苦尽甘来。
  “对了爸,今晚就别安排吃饭了,有天他要带我去一个地方,我明天再回去。嗯,好,您早点休息,帮我给谭阿姨问好。”
  挂断电话,金俊秀坐上朴有天之前就停在机场的车,一路向不知名的地方飙去。
  “喂,朴有天,太阳都下山了,你把我带来这么荒郊僻岭的地方干嘛。”
  “跟着我走就对了,不会把你卖了的。”
  渐渐地,车子驶进一条笔直宽敞的公路,周边的风景跟刚才经过的村镇截然相反,完全是一派华丽景象,一幢幢别墅延绵在宽阔的草坪上,俨然是来到了一个高大上的地方。
  “到了,下车吧。”
  朴有天将车子停到一幢别墅旁,径直就要往门走去。
  “喂喂喂——私闯民宅是犯法的。”
  “我,作为你的伴侣,进入你的房子,算私闯民宅吗?”
  “啊?”
  金俊秀愣愣的被朴有天拉进屋,看着这一幢四层楼的别墅,金俊秀惊讶得下巴都快掉了。
  “给,这是房产证,”朴有天从玄关抽屉里拿出一份证件,扔到傻掉的金俊秀手上,“你的。”
  金俊秀看着房产证上自己的名字,惊讶得目瞪呆。
  “你是说……这套别墅……是我的?”
  “你不认字儿啊?”
  “喂!朴有天——”金俊秀一把拉住正在倒红酒的朴有天,“我叫你理财,不是叫你乱花钱啊!这么大栋房子买下来,我还能剩多少啊……”
  见金俊秀那一副抠伸附身的样子,朴有天心里直觉得可爱的紧。
  “放心吧,这不是用你的钱买的。是用你的钱赚的,然后买的。你的本金一分不少。”
  “哇靠!!!你你、你……太牛逼了!!!Mua!——”
  蹦起来给了朴有天一个大大的吻,金俊秀高兴的满屋子乱窜。
  任由他疯狂的拍照,东跑西溜,朴有天只当家里来了个熊孩子,然后云淡风轻的倒着酒,然后慢慢醒着。
  等金俊秀兴奋的筋疲力尽后,朴有天这才把二楼的阳台打开,浪漫的点起烛光,然后在桌上摆好两杯红酒,招呼金俊秀过来。
  “亲爱的,你真不愧是Z银行的大总监,你实在是太厉害了,佩服,佩服!”
  “现在知道为什么每家公司都抢着留我了么。”
  “知道了知道了,你这块宝,谁抢到谁就赚了。”
  “唉,不过可惜了,他们再好,都留不住我。因为,我只想去一个地方。”
  “哪儿?”
  “你身边。”
  “噢~今天朴氏A股的情话指数很高喔~”
  “小样儿,过来,亲一。”
  “Mua!”
  “干杯。”
  “干杯!”
  两人开心的碰杯,喝了一酒后,金俊秀扑闪着眼睛问。
  “你今天……那个求婚戒指……什么时候去买的啊?我怎么不知道?”
  “那不是今天买的,笨蛋,我一个月前就挑好了,一直带在身上。”
  “为什么啊?”
  “因为只要跟你在一起,每个瞬间都可能让我有求婚的冲动。”
  朴有天说完,看着金俊秀波光粼粼的眼睛,忍不住就倾过身去,吻了起来。
  两个人越吻越烈,越吻越投入,朴有天搂住金俊秀的腰,抱着他一路往里走,拐了个墙角便直接倒在了大床上。
  “……唔……啊……唔唔……”
  被朴有天全方位压在身上,金俊秀除了紧紧环住朴有天的背,什么也做不了。
  朴有天的舌头疯狂的抵入金俊秀的齿间,吻得金俊秀彻底失去了方向,只能闭上眼睛静静感受,就连鼻尖传来他的呼吸,都像是一副催情剂。
  感觉到胯间越来越膨胀的滚烫,金俊秀不敢随便乱动,怕不小心就蹭到那块敏感。
  “呼——”
  朴有天像碰到了什么似的突然撑起身来,涨红了一张脸,金俊秀知道他在极力隐忍着。
  “乖,我去三楼卫生间,你就用这间,洗完澡我再过来抱着你睡。”
  原来是朴有天及时刹车了。
  细心的从衣柜里拿出准备好的睡衣和浴巾递给金俊秀,朴有天吻了下他的额头,便拿着浴巾上楼了。
  “笨蛋,我没说不可以一起洗啊……”
  好气又好笑的嘀咕着,金俊秀看着手里的浴巾苦笑不得。
  洗完澡,金俊秀坐在床头擦头发,朴有天也换好睡衣进来了。
  “这里好好哦,每层楼都有浴室。”
  “是啊,以后我爸我妈,还有金叔叔谭阿姨,都可以一起来住。”
  “亲爱的你真好。”
  说着金俊秀又轻啄了一下朴有天的脸。
  “不对你好对谁好,来,睡觉。”
  说完朴有天回吻了一下金俊秀,关上灯,然后照惯例伸出手臂,金俊秀见状便乖乖的躺了进来。
  “宝贝,你身上好香……”
  金俊秀明显听见朴有天咽水的声音,但很害羞的没搭话,只是往怀里又凑近了些。
  抱了一会儿,金俊秀感觉到朴有天的肿胀已经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在黑暗里偷偷的红了脸。
  也许是朴有天也意识到了,所以故意往后挪了挪,尽量不让自己刺激到金俊秀。
  金俊秀见状,再也不想恪守自己的矜持,于是伏上朴有天的耳朵,用温热的气息说——
  “老公……我愿意。”
  朴有天神经一震,立马把灯砰一声打开,吃惊的看着脸红成一片的金俊秀。
  “你你你……你说什么……”
  “我说……”金俊秀有一下没一下的啄着朴有天的双唇,吐字不清的说,“老公……我……愿……意……”
  从没见过如此主动的金俊秀,朴有天这下彻底不管不顾了。
  “唔唔!!……唔!——”
  直接翻过身压住金俊秀,朴有天故意紧贴着他的身体,让他无限感受自己膨胀到极点的炙热。
  激烈的吻着的同时,朴有天趁双手有空档,立刻撑起身一把脱下了上衣,露出了结实的肌肉,然后一把撩起金俊秀的上衣,用最快的速度从头上扒了下来。
  一把握住金俊秀的敏感,听着他不由自主的低吟,朴有天一路从耳垂吻到颈窝,手上在不断动作,滚烫的双唇也用力含住了金俊秀胸前的小圆点。
  “啊~”
  金俊秀一声短巧的喘息,更是给了朴有天更深的冲动。
  舌尖在圆点周围打转,朴有天明显看到金俊秀愁眉舒展,小小的身体有一些微颤。
  于是趁此热情,朴有天双手利落的剥落了金俊秀的短裤,也顺带将小内也带跑,一时间金俊秀已呈一丝不挂之态。
  “宝贝,你知道吗,我做梦都想有这么一天。”
  “我知道。”
  主动勾下朴有天的脖子,金俊秀主动送上深吻。
  趁金俊秀吻着自己,朴有天也利索的脱掉了自己下半身的束缚,健硕的大腿紧紧夹着金俊秀的细腰,一只手在金俊秀浑身游走,另一只手在敏感处更激烈的持续着动作。
  “宝贝,舒服吗,告诉老公,舒不舒服。”
  “舒……舒服……好舒服……”
  “老公还能让你更舒服。”
  朴有天说完便往下挪了挪,低下头,一含住。
  “有天!你在干什么……”
  朴有天没有管金俊秀在说什么,只管中的卷弄,不一会儿,金俊秀便放弃抵抗,双手死死抓着床单,抬起下巴感受一阵狂流的来袭。
  “啊啊啊!——”
  抽搐着身体,金俊秀不受控制的将欲望尽数喷发。
  鼓动了一下喉结,朴有天抽出一张床头的纸,擦了擦嘴角的残留,继而不留空隙给金俊秀回神,敏捷的从抽屉里拿出一剂专属用品,抹在手上,便往金俊秀的开放里送去一阵清凉。
  “啊!有天……这是什么……”
  “别怕,老公只会让你越来越舒服。”
  朴有天微笑着摸了摸金俊秀的脸,示意他相信自己。
  “来,把脚打开。”
  “可、可以……慢慢……来吗?”
  “噗……”朴有天埋下去亲了金俊秀一,“当然。”
  抓住金俊秀的脚踝往两边拉,朴有天成功让自己夹在了金俊秀中间,将他的双腿抬起来,朴有天俯下身,亲吻着金俊秀胸前的敏感,并用手指慢慢探寻那从未见光的禁地。
  “嘶——”
  起初禁地被轰然撑开,金俊秀是有些疼痛的,扣住朴有天后背的指甲忍不住陷了下去,但随着朴有天手指温柔的抽送,那股清凉缓解了疼痛,慢慢地,倒有些难以名状的愉悦,一波一波袭来。
  “还疼么,宝贝。”
  “……好多了……”
  一根一根手指加上去,朴有天感觉到,金俊秀已经越来越适应自己了,于是一个用力将金俊秀的双腿抬到了肩上扛着,扶住自己的坚挺,便朝着开放送进去。
  “老公……要进去了……宝贝你暂时忍着点儿……”
  “……嗯……”
  金俊秀使劲抓紧床单,紧闭着双眼,感受着这渐渐和朴有天融为一体的感觉。
  “还好么宝贝……”
  “……嗯……”
  见金俊秀的表情放松了些,朴有天俯下身亲吻掉他额头上的细汗,缓缓将自己的子弹打到了最尽头。
  “我慢慢地……慢慢地……”
  朴有天温柔的握住金俊秀抓床单的手,变成十指交扣,边说边用最缓慢的速度移动。
  “……好一点了……老公……我不那么疼了……”
  “好,老公稍微快一点,疼要说哦。”
  “……嗯……”
  稍稍加快了些速度,朴有天惊觉自己快要失去控制了,那被里清凉外炽烫包裹的感觉,仿佛带自己到达了冰火两重天,实在无法用理智发出指令。
  结果,只有越来越快,越来越用力。
  “啊……啊……老公……啊……”
  金俊秀被朴有天撞击的不自觉发出噬人的呻吟,这无疑是给了朴有天又一剂兴奋剂。
  很长一段时间过去,朴有天的连续抖动渐渐让金俊秀陷入一个巨大的漩涡,那特定的一个点总是轻而易举被他找到,然后在身体里聚集成一波波情潮。
  “不……老公……我好像……快要……”
  看着身下开始颤抖的金俊秀,明白他快要登顶了,朴有天在欲望的火炉中突然拔刀而出——
  “老、老公?”
  金俊秀不明白朴有天为什么会突然抽离,一阵空虚感淹没进大脑。
  “宝贝,来,翻个身,老公要和你一起到天堂。”
  似懂非懂的翻过身,金俊秀被朴有天指挥着趴到枕头上,弓起身子,下一秒,那份湿热的充实感又回来了。
  这次朴有天比之前更用力,抓住金俊秀丰实的臀瓣,一次比一次更深入的冲锋陷阵。
  “啊啊啊……老公我……我……”
  “宝贝……我也……”
  朴有天一个用力的深顶,将两个人同时送上极乐的巅峰。
  “啊!!!——”
  床单上,一滩水,禁地里,也是一滩水。
  “呼……呼……”
  喘着粗气,满身大汗的朴有天咚的一声倒到床上,屁股还有些火辣辣的金俊秀也转过身,呈一字型躺着大喘气。
  “过来,抱着。”
  朴有天熟练的伸出手,金俊秀熟练的钻进怀。
  “老公……你辛苦了……”
  金俊秀抽了张纸给朴有天擦脸上和脖子上的汗。
  “宝贝你喜欢吗?开不开心?”
  “嗯!”
  害羞的窜进朴有天的颈窝,金俊秀红着脸没直接回答。
  “那以后,老公每天都让你这么开心,好不好?”
  “嗯嗯嗯!”
  
  翌日,火锅店。
  “什么?!你已经向俊秀
第47节 做什么事情
让之陈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