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节 你恨付子期和胡妮吗?

了下来,压抑了几个月的情感终于在此刻爆发,她心疼和讨厌那个为了付子期毁掉自己前途的自己,虽然不后悔;她也心疼和讨厌那个为了自己毁掉前途的林堃,虽然她知道,林堃也不会后悔。
  她在W中第一眼喜欢上的人,是林堃,可是阴差阳错的,让她付出除了身体之外的全部的,是付子期。
  她为了付子期的梦想,放弃自己的梦想,背井离乡,千里迢迢的来到了T大,却终也是这里,错过了付子期;
  但是,她又在这里遇见了一直站在自己身后的林堃,想起为付子期做过的那些疯狂的事情,现在回过头来看,林堃不也都正在为自己做着吗?
  抱着林堃,初夏终于放下一切的失声痛哭。
  谁都知道爱情最不讲道理,它不用排队,永远没有先后,也没有对错,
  在爱情里,快乐是真实的,疼痛更是切肤的。
  受了伤的手会好,但时光呢,回忆呢,付子期呢?
  他们真的能匆匆而过,不在各自的心上留下镌刻的伤疤吗?
作者有话要说:  

☆、时光不散 我们不老

  从林堃寝室探望完他之后,像是什么心照不宣的窗户纸被默默的捅破了一样,初夏和林堃之间的关系变得微妙起来。
  林堃的手还没好,中午如果上课的教室彼此离得近,他会主动到初夏下课的教室等初夏下课,然后一起去食堂吃个饭,每次他都会在食堂的小炒窗要几份肉菜,然后自己却不怎么吃,只是看着初夏吃,开始初夏不习惯,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
  初夏看他的手不方便,偶尔,也会帮忙打个饭,甚至喂他几,有时候,还会到他们寝室帮他洗两件衣服,虽然林堃每次都提前把衣服洗干净,每到这时候,初夏就在林堃寝室看会书,时间一长,林堃寝室的室友们都把初夏默认为林堃的新女朋友看待。
  就这样,在初夏不算体贴的照顾下,林堃的手慢慢的好了,寝室的姐妹们也都打趣林堃英雄救美这招终于得逞了。
  但是,她和林堃会一起吃饭,一起买水果,一起去图书馆,一起去学校的鸳鸯集合的荷花池边散步,却从不牵手,也不像其他情侣那样有任何亲昵的举动。
  他们之间什么都聊,爱好、梦想、未来、生活的琐事,但唯独不聊感情,也从不说爱。
  越深入的接触,初夏越开始明白,为什么T大的女生,在得知林堃为自己打架被记过之后会是这样愤怒,一个人,能受到一个或者几个女生的青睐,可以说是单凭外貌和一时的心动,但是认识、接触之后,还能让人这样喜欢,那绝对就是内在和人品的魅力了。
  初夏也不记得什么什么时候开始,已经习惯了林堃陪在身边,也许是某个他倚靠在资环系的楼下等自己的瞬间,也许是某个他送自己回8号公寓然后转身离开的背影,又或者是,每次图书馆,她从繁重的功课中抬起来,看见他和煦温暖的笑容…
  初夏心底知道,自己也是喜欢林堃的,这样的男孩,没有人会不喜欢,但是,喜欢之下,林堃明明就在眼前,却始终也没法再有进一步的靠近。
  或许林堃和初夏自己都知道,他们心底,都还有些都越不过去的坎,比如,林堃知道的付子期,又比如初夏知道的,曾经那么喜欢林堃的陈颖
  …
  大三上学期结束,放寒假的时候,初夏约陈颖到上海转车,一起坐火车回G城,在回家的火车上,已经几个月没见面的初夏和陈颖第一次谈到了林堃和付子期。
  “你恨付子期和胡妮吗?”
  陈颖斜靠在火车两节车厢的接缝处,看着窗外问初夏。
  “说真的,不恨,甚至有时候我自己都觉得,或许他们俩才是真正应该在一起的,我和付子期那三年,可能本来就不是属于我的,毕竟,他们看起来,才是那么般配…”
  初夏摇摇头,她说的是真心话,对于付子期,原先她是那样的放不下,但也渐渐开始习惯没有他的电话骚扰,没有他胡闹韧性的平静日子。
  偶尔回想,从高三到大三,甚至说从高一到大三,付子期带给她的快乐和感动,远远多于痛苦和伤害。
  从某种程度上,付子期改变了她正常的人生轨迹,但更多时候,他也教会了她爱和忍耐。
  所以,她拿什么来恨他?至于胡妮,那就更谈不上恨了,一个巴掌拍不响,曾经,胡妮不也被自己这样横刀夺爱吗?
  “那林堃呢?”陈颖直白的问
  “你还喜欢他吗?”初夏没有回答,只是轻轻的反问
  “喜欢,他那样的男孩子不可能不喜欢,但是,喜欢可以有很多种,并不是说喜欢,就一定要占有,一定要得到,有时候,喜欢最好的距离是,你过你的生活,我有我的精彩,我们互不打扰,但是想起这么个人,想起曾经为他做过的那些可爱的傻事,你知道,自己曾经也那样单纯年轻过,就够了”
  陈颖一字一句认真的说,初夏没想到,她对喜欢的体会竟会有如此之深。
  “你呢,你喜欢他吗?”陈颖接着问
  “我不知道,或者也是喜欢的吧,总之和他在一起,感觉很安全,很舒服,不会像和付子期在一起,你永远担心下一秒他会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林堃永远都是那么斯文,稳重,让人像沐浴在冬天的暖阳里,跟他在一块,你就觉得,不会出事儿,即使出事儿了,也不怕”
  初夏坦白的说到,之前她心里还有芥蒂,担心自己和林堃走得近了,会影响自己和陈颖的关系,今天两人把话说开了,反而觉得心里舒了气。
  “但却没有心跳加速的感觉和撕心裂肺的牵挂是吧?”盯着初夏,陈颖问。
  “心跳加速,偶尔,撕心裂肺,从来没有”
  “你分析过你和付子期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吗“
  陈颖不是想提初夏的痛处,她只是希望自己最好的朋友能从这一段伤筋动骨的情殇中得到的不止是回忆。
  “想过,或者我们一开始就不是一类人,最开始,因为反差太大才会拼命的想靠近,就像磁铁的南北极,越是不一样,就越是拼命的想黏在一起,我和付子期不一样,他从来不需要为了生活和生存担心,他也从来不需要考虑未来甚至明天的事情,他的生活,就是怎么高兴怎么来,但我不同,我要打工,我要赚钱,时间长了,差异代替了两人最开始的吸引,分开几乎是必然的结局“
  “这些都是问题,但最大的问题,你们俩之间,在一起三年,居然没有发生关系,这很不正常!“
  初夏听得有些愣,她以前只想到了自己和付子期的性格差异,却从没想过,没有发生过性关系会成为压倒她和付子期的最后一根稻草。
  这三年,他们并不是没有发生性关系的机会,可是每次临到最后一刻,不是她胆小害怕了,就是付子期主动放弃了,耳鬓厮磨,那么多美好的时刻,他们却终究没有越过那最后的一道屏障。
  你说他和胡妮发生了吗?陈颖,你说,真的很快乐吗”
  “也许吧,我也没有试过”
  说完这句话,两人扑哧一笑,有些事情,没有亲自体验过,就算看了再多打码的碟,也无法体会其中的玄妙。
  陈颖,真好,我们还能这样心无芥蒂肆无忌惮的和以前一样聊天
  陈颖,谢谢你,谢谢你从初一开始就一直陪在我身边,
  韶华似水,惟愿时光不散,我们不老。
  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崇山峻岭,看着陈颖沉静的侧脸,初夏在心底说到。
作者有话要说:  

☆、家 这个字 怎么写

  好不容易从上海放寒假回家过年,虽然火车路途遥远,依旧是34个小时,但好在有陈颖一直陪在身边,一路下来,聊天,打牌,倒也不像第一次独自离开G市去往上海那般的难熬。
  下了火车,陈颖的父母都已经在火车站接陈颖了,陈叔叔和阿姨倒是热情的让初夏先和陈颖一起回家,吃完晚饭再回初夏小镇里的家,但看了看天色,怕不赶回去赶不上回家的公共汽车,初夏还是婉拒了。
  和陈颖道别之后,看着人来人往的火车站没有一张熟识的面孔,叹了气,初夏只得拖着有些沉重的行礼赶到公交汽车站,想起以往自己从上海回G市都是付子期来接自己,初夏未免有些感叹,原来,暑往寒来,物是人非,时光真真是最残忍的东西,因为它在不动声色之间,早已绞杀一切。
  从火车站背着包,转了两趟车,待初夏回到小镇里的家里时,已接近晚上8点。
  和所有的中国西南小镇一样,初夏家所在的小镇,房子并不大密集,有周围学校、政府等职能部门的宿舍,也有周围老乡自己搭建的私房,不远处的化工厂烟囱屹立,炊烟袅袅,再往远了看,隐隐约约的几座大山,黑压压的,看得有些让人压抑。
  初夏记得小时候,有一次自己和小伙伴们跑到山间的林涧中去抓鱼摘野果子,结果不知道怎么玩得高兴就迷了路,在山里越走越深,最后找不到了回家的路,当时天已经黑了,又没有电筒,没有吃的,任凭他们叫破了喉咙,除了林子里的老鸨和说不出名字的小动物的叫声,怎么都没有人答应,到最后,绝望的她和小伙伴一度都以为自己要死在山里。
  幸好,最后妈妈带着同事和熟悉山里地形的老乡,拿着手电筒找了几个山头才把已经饿晕的自己找回来,找到自己的那一瞬间,妈妈就把自己拽过去狠狠的给了几个巴掌,然后忍不住抱住自己就哭了。
  从那之后,初夏知道,远山,只是看着很近,但并不是真的很近,更不能随便走近,因为真要等你走过去,不仅费功夫,搞不好,还会丢了性命。
  看着远处的山,初夏在家门站了一会,不知道爸爸在不在家,初夏有些迟疑,她并不想看到爸爸,但是想了想,她还是推门进家。
  推开家门,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糟糕,家里静悄悄的,只有地上打碎的保温瓶,砸得粉碎的茶杯,乱七八糟的桌上,没有一处不提醒着初夏,爸爸和妈妈肯定是又打架了, 把包拿进自己的房间放下,初夏有些绝望,十几年了,这家里的日子还是没有什么改变,为什么夫妻之间,比陌生人还不如呢?
  从厨房里拿出笤帚和簸箕,初夏开始打扫爸妈留下来的战场,这个场景太过熟悉,熟悉得她都已经机械和麻木。
  “姐,你回来了,姐,你别扫了,我来扫吧?”
  初夏进家见到的第一个亲人,是比自己小9岁的弟弟,他才10岁,却也早已对家里的这种战争见怪不怪,说话的时候,弟弟就要来拿初夏手中的笤帚。
  “没事,我扫吧,姐姐给你带东西了,在我包里,一会给你”
  初夏边扫,边对弟弟说,虽然相差9岁,平常也没有什么共同语言,但是她还是心疼弟弟,毕竟他还只是个孩子,却和自己同命相怜。
  “妈妈呢”
  初夏边扫边问到
  “去李老师家了,刚才她和爸爸打架了,李老师把妈妈拉到她家去了”
  看着刚刚进家的姐姐,弟弟有些胆怯的说。
  “姐,你喝水不?我给你倒水,噢…没有杯子了”
  弟弟的话语里有些失落,正准备倒水给自己的姐姐,却发现杯子都已经被父母砸碎。
  “没事,姐不渴,爸爸呢?”
  初夏摸摸弟弟的头,几个月不见,还在读小学的弟弟好像又长高了不少,虽然知道答案会让自己听了很失望,初夏还是补问了一句。
  “不知道,还能去哪儿,不就是去赌”
  说到爸爸的时候,弟弟幼小的眼睛里投射出了他这个年纪不该有的火苗。
  初夏理解那种火苗,那是对血亲无能为力的愤恨,也是对自己无法选择出生无法选择父母的无望。
  “爸爸,这几个月在家没作怪吧?
  扫完地,初夏问弟弟
  “怎么没有,比以前还变态,现在又借了好多钱“
  听到这个消息,初夏都要绝望了,家里已经因为他的嗜赌和不务正业,导致环境差同龄人家里不是一点半点,光靠妈妈那点工资,根本就是入不敷出。
  想到这些,初夏心里莫名的烦躁起来,
  ”那些人怎么还借钱给他,不知道他根本还不起吗?“
  想起那些放赌债给爸爸的人,初夏心中一下窜出火来
  ”妈妈还呗“弟弟脱而出
  “唉”
  弟弟的话一下就让初夏蔫了,她有时候真的不知道妈妈是怎么想的,为什么一次一次,给那个男人还债?如果没有这个男人,她靠着自己高级教师的职称,虽然说不上锦衣玉食,但至少会比现在过得舒坦的多。
  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她心疼妈妈,但有些时候,她也恨妈妈不争气,这全天下的男人是都死了吗?要找这样一个男人,还生下她们姐弟。
  “阿翔,你好好读书,长大等姐姐在上海或者北京站稳了脚跟就接你出去”
  拍了拍弟弟的肩膀,这是初夏现在唯一能想到的救弟弟脱离火海的办法。
  “姐,妈妈不去,我哪儿也不想去“
  初夏没想到十岁的弟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为什么?“
  “姐你已经出去了,我在家,爸爸欺负妈妈的时候,我好歹还能帮帮妈妈。姐,我今天和爸爸打了一架,你看“
  弟弟话语里有着小男子汉的担当,说话的时候他伸出了自己的右胳膊,那上面青一块紫一块的,忽然,初夏觉得无比心痛,眼泪顺着脸颊流了
第23节 你恨付子期和胡妮吗?
突然好想你